警方ca1952回应“王凤雅之死”事件进展:家属拒绝透露捐款总额和剩余资金
2018-05-31 12:01:46  来源:网友

  央广网郑州5月25日消息(记者崔天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一篇名为《王凤雅小朋友之死》的文章迅速在网络上传播。河南太康县雅雅的情况此前被多次报道,去年9月,当时只有两岁的女童王凤雅被查出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但医生判断有很大治愈的可能。

  雅雅的母亲杨美芹以女儿患癌为由,通过多种网络渠道筹集了数目不详、但至少数万元的网友善款。然而今年3月,有公益组织发现,杨美芹将善款提现后,并没有给女儿治病。在爱心人士上门督促下,杨美芹才带着雅雅上北京求医。但在医院,杨美芹不顾爱心人士的劝阻,把女儿带走了。

  4月初,杨美芹谎称女儿已经死亡,被公益组织戳穿。太康县警方当时表示,孩子已经在镇卫生院接受简单治疗。而通过昨天开始大量传播的文章大家遗憾地得知,仅一个月后,雅雅死亡。

  据这篇网络文章说,比起不给女儿治病,杨美芹更让人愤怒的做法是,善款确实被提取了,用处不是给雅雅看眼睛,而是为了给杨美芹的儿子治疗兔唇。此外,网友认为雅雅去世后,还剩余了大量善款,而杨美芹拒绝退还。

  杨美芹的做法是简单的重男轻女?还是涉嫌遗弃罪?大家捐给女儿的善款是否用在了儿子身上?如果坚决不还剩下的钱,我们拿她有办法吗?

  今年4月初,当雅雅被母亲杨美芹宣布死亡时,一个位于上海的公益组织跟太康县政府部门取得了联系,获准后立刻派人前往太康县张集镇,一直参与对雅雅的救助。昨天晚上,这个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告诉记者,雅雅去世的时间实际是5月4日,比雅雅母亲宣布的死亡时间推后了约一个月。

  对于此前媒体报道和爱心人士讲述的,杨美芹多次反常地拒绝公益组织帮助甚至阻挠雅雅去医院的说法,这位公益组织负责人表示,杨美芹在北京的医院突然带着孩子消失这个核心事实属实,他相信雅雅家人挪用了女儿的善款给儿子治病。公益组织负责人说:“她带孩子去北京就诊,到了那边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孩子妈妈就从医院走了。等于从门诊挂了号,医生把检查报告单开了,让孩子去做进一步检查,而她带着孩子离开了。”

  有媒体报道,雅雅自2017年农历10月患病后,家属通过水滴筹发起两次网络募捐,募捐金额共计3.8万余元。但也有说法称,杨美芹通过网络筹集了大约15万元的善款。这位公益组织负责人表示,公众只能零碎地看到某一个平台上的筹款数额,对于善款总额只能估算,但钱是杨美芹筹的,并不是公益组织帮忙筹的,到底筹了多少钱,只有杨美芹等家属知道。

  记者昨晚多次尝试联系杨美芹,她的手机从一开始的无人接听,到后来的立即挂断,到最后索性关机。

  对于网友和公益组织的质疑,雅雅的爷爷昨天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杨美芹给儿子治兔唇的钱是嫣然天使基金提供的,去年4月已经做完了手术,是在雅雅发病之前,因此不可能挪用善款。雅雅爷爷还说,雅雅在今年5月4日不治去世后,所筹集的善款还余下1000余元,家属准备交给当地政府处理。

  但记者发现,杨美芹的微信朋友圈显示,她在去年12月还发过一组北京的医院照片,杨美芹本人在这条朋友圈底下回复:这是“北京给儿子看病的地方”。

  带儿子看病,到底是爷爷说的去年4月雅雅发病前?还是妈妈说的去年12月雅雅的治病关键期?嫣然天使基金方面表示,“术前检查和手术都是全部免费的,家属只需要承担往返交通费用和住宿费用”。

  太康县警方昨天在接受北青报采访时明确表示,经过他们调查,这一事件不构成刑事案件,目前家属还未透露筹款金额和剩余资金,并拒绝退还。他说:“家属他们所接触的款项,除了正常开支之外的部分,我们正在极力劝他们返还相关部门或者单位。他们不配合,所以不清楚剩了多少钱。我们乡、村两级干部和公安民警正在做他们的工作。”

  善款到底如何被使用?是不是用在了给儿子治病上?目前还没有结论。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认为,如果雅雅的家属主动放弃治疗,则涉嫌遗弃罪。遗弃罪是刑事犯罪,是有抚养义务和能力,但是对被抚养人拒不抚养。其中就包括在被抚养人患病的时候不给予有效地治疗。

  如果家属拒绝退还尚未花完的善款,应该怎么处理?岳屾山说,恐怕确实没有什么强制手段。目前对于公募的善款,如果没使用完,按照法律规定可以给相应的或类似的项目使用。但是对于私人募款,确实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

  这个事件中的善款是由杨美芹以个人名义筹得的。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本法所称慈善募捐,是指慈善组织基于慈善宗旨募集财产的活动。慈善法施行于去年9月1日,正是杨美芹发起募捐的一个多月前。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解释,这就意味着个人可以通过公益组织求助,但个人不能公开募捐。慈善法、民政部有关规定要求个人不能在网上发起募捐,可以通过公募型的组织或者网络平台。一般来说,现在比较规范的是,有一个慈善组织来帮助这个妈妈管理善款,看到哪个医院,动用哪些医疗资源,来介入救助过程。

  王振耀也表示,要求一个农村妇女严格依照慈善法行事也不现实。他认为,现阶段需要当地政府部门和警方立刻跟杨美芹讲清利害,关键是不要因为这种个案,将社会公众对慈善的爱心和信心消失殆尽。

  岳屾山建议,要想彻底算清善款的细账、弄清雅雅的病情,将诈捐“罗生门”破解,捐过善款的网友可以以违约为由,对杨美芹提起民事诉讼。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