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同.房,真人真事
2017-08-29 14:57:58  来源:网友 江南 宾客 方家 风雨不透 百花

夫妻同.房,真人真事

第1章花轿被劫

阳光三月,春风拂绿岸,百花吐蕊,又是江南一派好风景。

而今天,正好是方家大女儿方楚楚的出嫁之日。

“噼里啪啦!”

“轰隆隆!”

“哟,看新娘咯!”

一阵阵震天的鞭炮声伴随着孩童和宾客们的嬉笑道贺,江南第一布庄的大老板方富贵门前冷冷清清,热闹无比,整条街道都被挤得风雨不透。

方富贵此刻正站在门前接受着宾客们的道贺,脸上的横肉时不时的挤啊挤,乐的比自己成亲洞房花烛夜还要高兴。

不过,这方富贵这般傻乐的样子容貌倒也不为过。因为今天她的女儿嫁给了江南第一富商萧家为媳。这萧家家大业大的,他的女儿嫁过去了,也算是攀上高枝了。以后在生意上便多了一个后台,光是这么一想,他就高兴的差点兴高采烈起来。

不过美中不足的一点是,这萧家的儿子萧瀛是个不良于行的人,不过不妨事了,这萧家其他的优点已经把他这点瑕疵遮盖住了。他这大女儿能嫁给那样的人已经是她上辈子烧香了。

花轿在一阵震天的炮竹声后缓缓的起轿,因为萧瀛腿脚不方便,所以他并未来接花轿。方楚楚被喜婆扶着上了花轿,在一阵颠簸后,她的人生入手下手迎来了崭新的一页。

唢呐喇叭路旁的行人的闹热热烈繁华声……方楚楚虽然是方家大小姐,但在方家的时候其实不自由。换言之,用一句更贴切的话来形容她的处境更为合适,那就是:她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

她的母亲早逝,花富贵又娶了一房,她的继母是个厉害人。嫁到方家后,就给方富贵生了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这方富贵有了新欢,不知道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总之她这大小姐就彻底的沉溺堕落成家里的小婢。

从小,她和她的妹妹方雪鸢就不一样。方雪鸢三岁习字,五岁已经可以或许熟练背出《百家姓》,十岁能作诗,十三岁已经是名扬江南的才女。

而她方楚楚,等待她的永远都是院子里的干不完的活和继母抽不完的鞭子。人人都道方雪鸢如何如何,却从来没有想过,方雪鸢的身后站着一个默默为她铺路的娘亲。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比较旺,这萧家又怎么可能会选她为媳。

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嫁人,但嫁了人就能够离开方家了,所以今天她还是很高兴的。她对自己未来的丈夫并没有多大的要求,只希望他不打她不随便骂她能让她每顿都吃饱饭,她就会感谢感动他,一生都只守着他一小我私家。

跟在轿子边的喜婆看到新娘子偷偷掀帘,她连忙招呼道,“诶呦喂,新娘子,这盖头可是要给你未来的相公揭的,你乖乖坐着,花轿马上就到了。”

方楚楚吐了吐舌头,恋恋不舍的又望了一眼外面春景春色辉煌光耀的美景,端正腰板,坐在花轿里。

按照成婚的礼俗,这花轿是需要绕城里的月老庙走一圈的,代表新郎新娘以后生活美美满满。眼下花轿绕过热闹的集市往月老庙走去。

方楚楚坐在轿子里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气,显然她有些坐不住了。她心里做了挣扎,想着要不要再掀帘偷看。可突然的一个趔趄,她的身子猛然向前倾,直接撞到轿门上。

而就在此时,轿子外的唢呐声也戛然而止了。方楚楚摸了摸自己被撞的脑门,伸手要去挑帘,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耳边一道“啊”的呼叫声穿过。她心里一惊,这声音不是喜婆的吗?

一阵冷风刮来,吹开轿帘,吹的方楚楚睁不开眼睛,待她十分困难能睁开眼睛了,她的视线范围里便只剩下了一抹玄色。

花轿前,一个戴着月牙面具的男子手里执着一把还在滴血的利剑突然闯进她的视线里。

“你……”她花容失色,目光注视在还不断那利刃上还不断往下滴的鲜血,喉咙似是被卡住了一样平常,发不出声音来。

那男子倏然抬眼,看向她。

方楚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阴冷,那阴冷比她的继母平日里的还要冷上几百倍。

男子嘴角向上翘了翘,他的眸子里,是近乎无色的透亮。他一步步的向方楚楚所在的花轿走来,巨大的阴影像向方楚楚罩来。她哆嗦着唇瓣,扬了扬她的下巴,略带哭腔说道,“求你不要杀我。我要是死了,逢年过节,就没人给我娘亲烧纸钱了。”

男子那近乎无色的瞳孔眨了眨,冷笑道,“我不会杀你,我只是来取一样东西。”

他的声线,很清冽,可却残忍冷酷。

“你说……”方楚楚羸弱的身子藏在大红的喜袍里簌簌发抖,长长的羽睫眨了眨,像蝴蝶的翅膀随时都有可能振翅高飞。

男子的嘴角又微微的向上扬了扬,扔下手中的利剑,他蓦的将手伸向方楚楚身上的衣衫。

方楚楚没有料到他会直接伸手来扯自己的衣服,没有防护,待她意想到不好的时候,身上已衣帛尽裂。

身前男子见状嘴角微微扬了扬,他冰冷的手指已经像滑腻腻的蛇一样平常,缠到她的身上了。

那一瞬间,方楚楚全身不由得颤了颤,亘古未有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凌虐,无休无止。

方楚楚不停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量又岂会是这个陌生男人的对手。

“求求你,放过我!”

“求求你,呜呜……放过我。我以后一定铭记你的恩情一生的。”

“呜呜……不要……求求你……不要,你别过来……啊!”

方楚楚苦苦的哀求着,晶莹的泪珠挂在羽睫上,像是清晨里的露珠那般湛亮。只是,男子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求饶声……那双近乎无色的瞳孔冷漠的看着她,像是一个居高临下的君王在把玩着自己的奴隶。

他机械的重复着,没有夹带任何感情。

方楚楚痛得几欲昏聩,全身冷得彻骨,她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渐渐地,所有的哀嚎变作了麻木,随风消逝。她睁开氤氲着雾气的眼睛看向身上的男子时,便见对方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而她手臂上原本殷红的守宫砂,已消失无踪。

方楚楚再也不由得,厉声痛哭了出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痛苦。她都这样了,为何老天还要在她大婚之日给她开这样的玩笑。失了贞,那她就不克不及嫁进萧家了,不克不及离开方家了……

花轿外,草长莺飞,一派欣欣向荣。

花轿里,女子的痛哭的声音不断……

男子已抽身离去,而昏迷中的方楚楚,眼角滑落一行清泪……

第2章卖身八百两

三个月后,方府大宅内。一个穿着锦缎面目面貌姣好的妇人指着正埋头浆洗衣服的方楚楚,大声的斥责道,“你说,老爷养你这个小灾星到底有什么用。出嫁那天被人夺去了清白,害的老爷和我目下当今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如果我是你,我早就投河一百次了,我才不会像你这般不知羞耻的活在这世上。”

方楚楚低头哑口无言的洗着旁边堆成小山堆似的衣服。至于面前这个聒噪不停的人,自然就是她的继母了。

三个月前的那场事,她这一生也不想再回忆了。

“有些人啊,原本还想做乌鸦变凤凰的梦,但目下当今看来,凤凰就是凤凰,乌鸦就是乌鸦。不管乌鸦再怎样,她就是一只翻不了身的乌鸦。呵呵!幸好这次萧家长辈慧眼,最后让我们家雪鸢替你嫁进了萧家,而且萧家上下对雪鸢也满意得不得了。你啊,和你那死去的娘亲一个命,都是贱命一条。”

她黯然的垂下眼睫,长长的睫毛完全遮住她那双漂亮水润的凤眼。

方氏扭着身子刚准备推开下院的大门,方富贵却舔着他的肚子笑眯眯的推门走了进来。一看见方氏,他脸色的横肉便笑的挤成一团,加之他身上穿着一件绿色的衣裳,他一小我私家给人的样子容貌反倒是像池塘边的青蛙。

“夫人,大喜啊!”

“大喜?”方氏眼睛一亮,“是否是雪鸢和姑爷要回家了?”她的女儿嫁到萧家,虽然说萧家的家世真的不错。可这萧瀛的身体实在是差,以至于三朝回门他们小夫妻两都没有回来。

方富贵一双算计的老鼠眼晶晶亮,“夫人果然臆则屡中啊。刚才萧家已经派人发帖子了。来日诰日萧瀛和雪鸢会一起回门的。夫人啊,你不是一直念叨着雪鸢吗,这下终于可以看到她了。”

方富贵想到萧瀛还有萧瀛身后的萧家,他比捡了金元宝还开心。看到自己方氏要下去,他连忙伸手拉住她的手,目光又在院子里搜寻了一圈,终于让他发现了角落里的方楚楚,“夫人,刚才说是其中一喜,我这里还有一喜呢。”

于是他缓缓道,“夫人,你知道城里的张大举人吗?”

“就是读了一生书,最后中了个举人,还是用银子买的那个张大举人?”方氏抽出自己的手帕,掩着嘴,不屑的说着。听闻这张大举人虽然六十有余了,但他有个特殊的癖好。他喜欢玩二八芳龄的女人。但他玩女人切并不是用来睡觉的,他只吸取女人们的纯然阴气来滋补身子。

至于他到底如何滋补,这种事情是无从知晓的。这整个幽州城的百姓只看到张府隔绝距离时间就要换掉一批女子,那些被换掉的女子各个形同枯槁,而那大举人反倒红光满面,越活越润泽津润了。

这内里的弯弯道道旁人即便道不清楚,但必定是些见不得人的诡怪勾当。

方富贵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数,用骄傲的口吻道,“我告诉你,那张大举人说要抬我们家楚楚为妾,礼金八百两,还有一批丝绸。说是等挑了一个好日子,便要让人来抬楚楚过门。”

方氏“啊”了下,脸上微微一震,心想这方富贵对自己的女儿比她这做后母的还狠。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她丝毫没有可怜方楚楚,相反还附和道,“老爷,这倒是一桩好姻缘啊。楚楚她究竟结果是不洁之身,有人肯娶她,她就该烧高香了。”

方富贵把自己心中的乐事一会儿说完,便勾着方氏的肩膀,一脸垂涎的拉着方氏回到自己的院子。下院里,方楚楚忍着眼泪扔下了手中的洗衣棒,两只早已被水浸泡成水肿不堪的手紧紧的握着。

她吸了吸了鼻子,硬生生的忍住要往下落的眼泪,强迫着自己要笑出来。

方富贵以为她不知道那个张大善人的为人,所以便敢当着她的面说出那样恶心人的话。张大善人,那是整个城里人人闻之而色变的对象,如今方富贵竟然因为那八百两银子就要把她卖给那个张大善人。

她心里委屈,婚前失贞,被人退婚了。可是她自问自己这些年在方家吃的少,干的多,穿的薄,她都尽可能不花方富贵的钱。可在方富贵的心里从头至尾只有方雪鸢一个女儿,根本就没有把她方楚楚当人看过。

方雪鸢……方楚楚的嘴角垂了下去,低头看着自己常年干家务而变的粗糙的双手。

为何她婚前失贞,就要给张大善人做妾室,而方雪鸢就可以顶替她嫁入萧家?

萧家人当初要是有重视她这个媳妇,就不会只派那么几小我私家来接轿了?那这样她也不会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夺起贞洁了?

萧瀛……那个传说中不良于行的公子,他的心肠要是真的如传说风闻中的那么好,那他为何不可怜可怜她这个未过门的未婚妻,多派几小我私家过来接轿。

方楚楚嘴里喃喃的念着,整小我私家的模样形状变得恍惚。想到街头对张大善人的那些传说风闻,她的面上罩起一层的凄迷之色,心里对萧瀛和方雪鸢的仇恨愈发的浓烈。

凭什么她都要死了,萧瀛和方雪鸢却可以或许欢喜的回门?

第3章讥诮小阴谋

她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错,可老天为何把所有的倒霉的事情都摊在她的身上。

方楚楚那双明亮的水眸一时间恨意丛丛,她绝对不会让萧瀛和方雪鸢好过!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方楚楚披上衣服,下了床,又在刘月香的催促下洗漱完毕。然后便像牲口一样平常被刘月香赶到下院子,分派了她一大堆的任务。

“好好干,今天干不完就不要吃饭了!”刘月香自鸣得意的命令着,然后扭着妖娆的水蛇腰轻飘飘的离开下院。

方楚楚蹲身拿起手中的的柴刀,双眼剧痛的望着刘月香的背影消失在下院。她双唇勾了勾,昨晚已经把统统都盘算好了。

反正她嫁到张大善人那里,也是绝路末路一条。即使这次她死命抵抗了,方富贵暂时妥协了,可他还是会琢磨着把她嫁给其他不伦不类的男人。

这个家,她是住不下去了!

她的命统共只有一条,这个家既然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那她也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要走,走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再和这个家有一丝的接触。

只不过,走之前,她必须办点事情!

萧瀛,方雪鸢……她不克不及白白的牺牲自己,成全他们两人。

既然人人都夸他们两人是郎才女貌,是神工鬼斧的一对。那她倒是想看看,如果萧瀛和方雪鸢反目时,两人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方楚楚丢下手中的柴刀,又一头扎进自己的院子,换掉自己身上的粗布长衣,脸上随意的涂了些胭脂,不寒而栗的从自己的床下拿出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的是个做工很考良的古埙。

方楚楚把那个古埙轻轻的攥紧在自己的手心里,黝黑的眼珠子映着亮光,有一种冰一样的寒意,淡粉色的唇角微微翘着,带着几分洞悉统统的讥诮。

拿着那个古埙,她转身离开自己住的小屋……花府门口,花富贵和刘月香因为早接到萧家小厮的通禀,此刻两夫妻正立在大门口,时不时的张望着。刘月香第一次见自己的女婿,害怕给女儿丢人,便时不时转身去问旁边丫鬟她的妆容如何?这花府上下没有一个丫鬟是不惧怕刘月香的,故刘月香这么问,那些丫鬟也自然拣些好听的话说给刘月香听。

马车终于缓缓在方府门口停下,从马车里首先走出一个梳着少妇发髻的绝美女子,其后便是……方府的客厅。

方富贵哈着腰偷偷打量自己的二女婿萧瀛,瘦削白皙的手骨节分明,一袭单薄的青衫裹着清瘦的身子,仿佛意想到方富贵正在偷偷打量他,他顺着方富贵的标的目的看过来,然后方富贵就看到了萧瀛淡漠的眉,狭长的丹凤眼澄似秋水,不,似寒水。

方富贵被那种渗人的眼神一望,他立马收起规行矩步的收回自己的目光,哈着腰又去望自己的二女儿。只见才三个月未见,她的二女儿全身都是上等的绫罗,就连她头上佩戴的绢花也是要二十两一朵的上等绢花。方富贵的目光又从方雪鸢的伸手悄悄移开,看向客厅里摆满的礼盒,心里乐颠颠的似神仙。

果然找了个好女婿啊,好女婿。

相对方富贵的那视财如命的性格,刘月香则把更多的目光投射在自己的女婿身上。虽然萧瀛不良于行,但他的长相真的宛若仙人,再看她的女儿,脸上的笑容也比出阁前辉煌光耀了许多。

方雪鸢一双剪剪水眸深情的望向萧瀛,温柔的问道,“夫君累不累。如果累了,我让我爹先给你安排一间房间休息下。”方雪鸢知道他平日的作息,往常这个时候他早已经午休了,今天为了陪她回门,他很早就起床了,磨蹭了这么半天,他肯定是困倦了。

萧瀛眨了眨狭长的双目,想到自己的身体,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方雪鸢连忙推他出了客厅到了院子。经过花园的时候,萧瀛看到花园种着的一株树姿优美的合欢树。萧瀛眉头微舒,淡淡道,“这株合欢树应该不少年了吧?”

方雪鸢厌弃的瞥了一眼那棵合欢树,回答萧瀛的话里也带上了自己的感情,“嗯。这株合欢树是大娘在时种下的,大娘死后我姐姐也特别很是喜欢这株合欢树。她们母女两的喜好总是跟人不同。像我娘她就喜欢梅花,你看那里种的一片梅花都是我娘让人种下的。”

合欢树的寓意为电光石火的快乐。

大抵那种高门楣的人家都不喜欢这种树的。方雪鸢便以树喻人,暗讽方楚楚她们母女两的性格为人。

萧瀛敛了敛长睫,也顺着方雪鸢的目光看向院子里整齐种着的那一排梅树,嘴角勾起一抹失望的弧度。

他突然问道,“怎么没有见你大姐?”

萧瀛为何会问到方楚楚?

雪鸢又会做出何种应答呢?

夫妻同.房,真人真事

夫妻同.房,真人真事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夫妻同.房,真人真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精彩不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