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日前,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对被告人高承勇提起公诉,涉及罪名有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

4月25日,红星新闻记者再赴甘肃白银,试图还原高承勇行凶前后发生的故事,结果发现,高承勇在白银犯下的九起命案有一个共同特点:所有凶案均以胜利街货场为中心,案发地点距此最近300米,最远1800米。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警方在高承勇经营的小卖部将其抓获。 图据网络
2016年8月26日,“隐匿”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内的高承勇被捕。至此,公安部督办16年的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终于告破。

然而,8个月过去,小城白银仍未跑出公众视野,人们对高承勇的议论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淡去。

高承勇的唯一法援律师朱爱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会见高承勇时,其认罪伏法,自知死罪难逃,对受害者抱有明显内疚,希望捐献器官,作为补偿。同时,高承勇表示,妻儿对他残杀他人的行为毫不知情。



【凶杀案发生前的遭遇】

两次高考失利后

前往30公里外的白银打工


1956年白银设市,这座工业小城开始疯狂成长。有色金属给这座小城带来了无尽的财富,也成就了白银有色金属公司(白银公司),这个“共和国有色工业长子”的荣耀。当然,世居此地的人们从中看到了养家糊口、发财致富的希望。

在白银设市8年后,距此仅30公里的兰州市青城镇诞生了一名男孩。谁能料到,这个名叫高承勇的男孩会在20多年后在白银残杀9名女性。从而让这座城市被世人熟知。

青城镇,地处黄河滩区,2007年被命名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因北宋大将狄青得名,素有仁义之乡之称。高氏家族是镇中望族,能人辈出。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一进高氏祠堂,高悬的“进士及第”牌匾便进入视线。同时,高家先祖耕读传家、百事孝为先的家训多有体现。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青城镇的“仁义之乡”的牌坊。

然而,1984年,高承勇高考败北,复读一年,仍不能跃进龙门。

当时,30公里外的白银正发展得如火如荼。据白银公司官方数据,当时,该公司铜硫产量和产值已连续多年居全国同行业之首。

所以,白银成了高承勇走向社会的窗口。

高承勇的邻居,一位头发花白的阿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987年,这个在白银打工的、憨厚的年轻人带回一个女孩,“他只谈了这一个。”同年,两人结婚。第二年,也就是1988年,第一个儿子降生。此后,再生一子。

谁也想不到,在妻子怀孕期间,高承勇犯下了第一条命案。至2002年,高承勇仅在白银就残杀9人,其中一名为8岁女童。

阿婆说,“一开始,(高考后)在家那两年,他不好好挣工分,有些懒散。偶尔出去打工。以后就不怎么见了,每年回来一两次。”

那么,在白银打工时,高承勇去了哪里?



被忽略的胜利街

高承勇原来是“站工”


4月25日晚,一位出租车司机梁师傅向红星新闻记者披露了高承勇曾经的打工轨迹。

“高承勇是我的工友” ,梁师傅回忆,2006年5月之前,他在胜利街货场“站工”,就是一群人在广场上坐着,等雇主来挑人,“就是打短工,卸货、扛东西、搞卫生……什么都做。”

据甘肃农业信息网消息,白银工业发达,外来人口众多,而且又是货物集散地,当地人大多跑起了出租或者养了货车,或者开了饭馆……

至于没有车、没有技术的人,就在胜利街货场、西部大市场、火车站等货场打零工、搞搬运,年均收入在28000元左右。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现在的胜利街。

梁师傅说,当时最多时,在胜利街货场“站工”的有两三百人。其中,就包括高承勇。

“谁能想到他是那样的人。”梁师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当时微胖,见了人就会嘿嘿地笑,不怎么说话。因为在胜利街"站工"的基本是本地人,而高承勇是青城的,所以我对他印象很深。”

梁师傅对高承勇的打工时间很确定,“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肯定在那里。我们经常见面。那个时候,他穿一条黄军裤,腰系一条发红的牛皮带,头戴现在娃娃们军训时戴得那种帽子。破破烂烂的,但是性格很好。”

1988年5月26日下午5时许,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发现惨死在白银区永丰街177-1号的家中。警方勘验时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这起命案就发生在距离胜利街货场1.8公里(步行举例,下同)外。而这只是开始:

——1994年7月27日下午2时50分许,胜利街货场东侧900米,人民路白银供电局的一名女性临时工石某被人残杀。

——1998年1月13日,距离货场西侧仅300米的29岁女青年杨某被害于胜利街88-6号的家中。

——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距离货场1500米外的,家住白银区水川路6号的女青年邓某被害于家中,被害时27岁。

——1998年7月30日下午6时许,900米外的人民路又发生惨案,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年仅8岁的女儿苗苗(化名)被害于其该局计量所4楼414号家中。

——1998年11月30日11时许,货场东侧900米外,家住白银区东山路59-6-4号的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家中被害。

——2000年11月20日11时许,货场偏西北2000米处,永丰街28岁的白银棉纺厂女工罗某在该厂平房家属区家中被害。

——2001年5月22日9时许,货场南侧1400米处,家住白银区水川路28-1-12号的28岁女护士张某在家中被害,“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2002年2月9日下午1时许,高承勇在人民路再次作案,货场西北1000米处,住在白银区陶乐春宾馆三楼的朱某在自己的客房中被害,“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不难看出,9宗命案均分布在胜利街货场周围。梁师傅推断,“高承勇是在打零工时到附近踩点,不是正式的工作,没有固定作息时间,而且行动自由。”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高承勇9起凶杀案地点图示。

4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胜利街货场出发,十余分钟即达案发最为频繁的水川路和人民路,两条路被一转盘分开,9起案件中有5起发生在这儿。

梁师傅回忆,当时,高承勇曾长时间没有来“站工”,后来才得知他去了内蒙古等地打工,“2003年到2005年左右,我又见到了高承勇。其中一段时间,高承勇买了一辆车,跑出租,但是干了大概一年左右,他给我说,不挣钱,所以就又开始来"站工"。”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胜利街货场如今仍有“站工”等待,高承勇曾经常出现在这里。

2006年5月以后,梁师傅开始跑出租,因为和高承勇“工种”不同,所以再无交集。

其实,根据目前警方说法及公开报道,2002年,正是高承勇“金盆洗手”的一年。

这一年,高承勇的大儿子上初中,成绩优异,其妻子就搬到白银陪读。在青城镇,一位也是因陪读曾暂居白银的母亲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

当时,她和高妻关系较好,“我们常在一起谈孩子的学习,她有说有笑,高承勇虽然性格很好,但是一般不说话。”最初,高承勇一家住在东山路,然后搬至长通电缆厂小区,约在2006年前后搬到棉纺厂小区,也就是高曾残杀棉纺厂女工的地方。一直到2012年3月,高妻张清凤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内开小卖部时,一家人才从棉纺厂搬离。

白银市工业学校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约2年后,也就是2014年左右,高承勇才回家帮忙。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曾经横跨甘蒙、残杀11人的“狂魔”终于被捕,并坦承了所有罪行。



【被捕前的最后住所:工业学校】

曾经营的小卖部被拆

被捕后该校学生锐减


白银市工业学校学生服务部,8个月前,高承勇在此被捕。

那是校园内东南角里的一间普通平房,学校师生都未料到,这竟是一个杀人狂魔的栖身之所。

4月25日下午5时30分左右,红星新闻记者站在白银市工业学校外,白银北环路地下管廊正在施工。 春风乍来,裸露的尘土即被卷起,然后伏在大门口的石碑上。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工业学校门口。

红星新闻记者向门卫咨询后,准备探访高承勇一家曾经营的店铺。而门卫则称,“他杀人,又不是在我们这儿杀的,看了也没用,全都拆了。你这样会影响学校秩序。”

校门东侧一家商店的女老板称,去年8月高承勇被捕后,工业学校的学生减了不少,以前怎么着也有两三百人,但现在只有几十人。周围部分群众也这么认为,但是,学校一位负责人却否认了这一说法,“哪怕是,也和你没关系。”

随后,在一位群众的帮助下,记者爬上白银市工业学校两米高的围墙,确如门卫所言,白银市工业学校学生服务部已被拆除,“高承勇8月被捕,小卖部是10月左右拆除的。”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高承勇曾经营的小卖部已被拆除。

同时,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到了晚饭时间,校园内可见的只有寥寥数人。



【再访出生地:青城镇高家老宅】

去年七月半曾回家祭祖

被捕后家人从未回来


4月25日晚,兰州多云,青城镇还未迎来客流高峰,人流稀少。

在城楼前,两名老人席地而坐,在聊些什么。当听到红星新闻记者打听高承勇的消息,两位老人面面相觑,似是苦笑,又像是感叹数百年的青城镇竟然是因为高承勇而走入世人视野。

虽然,高承勇被捕已有8月之久。但是老人们在谈到他时,还是觉得意外,“怎么看他也不像个杀人的人。脾气好,经常嘿嘿笑。”

第二天一早,红星新闻记者探访高承勇老宅。透过门缝,院内杂草丛生,有些凌乱。紧挨高家的一位邻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去年七月十五看到高承勇回家祭祖,便再没看到高家人回过家,“那是最后一面。”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杂草丛生、有些凌乱的高家院子。

仁义之乡里出了一个“杀人狂魔”,镇上的老人们自觉脸上无光,他们无法理解高承勇行凶的动机,但是却一致好奇,“他没受过什么大的挫折,怎么会这样?”

时间流逝,却仍不能消除人们对高承勇案的议论热度。但凡提及高承勇,人们总会打开话匣子。说他的过去,说他的罪行,也说说他两个有出息的儿子,话语中,有叹息,也有不齿。



唯一法援律师朱爱军“他觉得对不起受害人,愿死后捐器官补偿”


高承勇被捕后不久,白银市司法局就指定朱爱军担任其法援律师。
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高承勇被捕时场景。 图据网络
日前,朱爱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为避免冤假错案,如果审判机构先入为主地认为高承勇就是罪犯,那么案件可能会有瑕疵;另外一方面,无论高承勇杀了多少人,也是有人权的,他有权申诉。

但是,高承勇不仅向警方坦承了自己的罪行,在首次会见律师时,他也没有翻供。朱爱军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在他被捕后,大概是去年9月,自己被指定为高承勇案法援律师,“首次会见,因为案情复杂,所以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朱爱军说,当时,会谈过程中,高承勇整体平静,偶有波动,他承认了自己的犯罪行为。感觉对不起受害人,自己一定会被判死刑,所以提出来要捐赠器官,算是对死者和社会的补偿。

同时,高承勇告诉朱爱军,自己连环杀人的事情,妻子和两个儿子都不知情,“他当时没有说对不起家人之类的话,只是感觉对不住死者及其家人。”

目前,该案已被提起公诉,但是尚未审理,所以高承勇不能与家人会面。朱爱军对红星新闻记者说,“他没有委托我做其他事,只是让家人弄些换洗的衣物进来。”

高承勇到底因何杀人,具体案情如何?朱爱军称,目前已进入司法程序,具体案情不便透露,但能肯定的是,“这个案子和传统案件不一样。所有受害人他都不认识,不是情杀,不是仇杀,更不是感情纠葛。”

高承勇被捕的消息也击碎了妻子张清凤安居乐业的美梦,小卖部被拆,丈夫被捕,一夜之间,高家仿佛轰然塌陷的山体,猛烈到让人无法承受。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初期,张清凤暂居本家弟弟家里,现在应该在成都,和她的大儿子在一起。当红星新闻记者拨通高承勇长子小高的电话,对方一听是记者,随即表示不愿多谈,匆匆挂断。

(原题为《白银连环杀人案圆心:被公众忽略的胜利街货场》) (来源:王春/红星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