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2017-08-13 04:40:17  来源:网友 日本 大阪 八路 抗日救亡 也有

抗日战争中,不仅有无数中华儿女投身其中浴血奋战,也有不少外国友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加入到抗日救亡的战争中来,甚至还有被俘的日本士兵在中国军民的感化下加入了抗日队伍的。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筑垒地域"(微信ID:zhulei1941),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日本兵小林清就是这样的一个“日本八路”。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在日本军队服役时的小林清

1918年,小林清出生在一个大阪农村的小商贩家庭。他是家中的三男,因为其第三子的身份,所以被父母起名为“清”,清字的三点水偏旁就是第三的意思。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1938年,日本政府宣扬整个国家的所有人都要投身所谓的“大东亚圣战”

后来,因为日本资本主义的扩张,小林清所在的村子大多数农户都破产了。最终,小林清一家也不得不前往城市谋生,在大阪市开了一家小饭馆。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二战前夕,日本国内经济困难,民众也寄希望于发动战争来解决困境

1937年,日本开始全面侵华,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同时在国内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征兵。小林清就在这一年接到了“征召令”。

加入日军的小林清被编入大阪师团第37联队第1中队第3小队。除了训练越来越严格以外,每天晚上都有“帝国军人精神教育课”对小林清这样的新兵进行洗脑。

洗脑内容除了要求新兵们服从命令、效忠天皇、“忠君爱国”、宁死不屈外,还不断向士兵们灌输“发动战争是为了解放东亚,建立大东亚新秩序”“皇军有天照大神庇佑所向无敌”等反动理念,并为了让士兵们能努力作战,极力贬低中国军民抵抗侵略的决心,声称“攻陷太原和南京”就可以结束战争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二战时期日军的演示图

除了严苛的军事训练和荒谬的洗脑,最让小林清难以忍受的是日本军队内部无处不在的压迫与不平等。日本是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军队也不例外,在军队中新兵因为地位最低,既要被长官压迫,又要被老兵欺压。

训练场上,新兵稍有不慎就会被长官打骂,有的长官甚至以惩罚新兵取乐,随便找个理由要求新兵从自己胯下钻过,或者让两个新兵互相厮打、扇耳光、学狗叫,自己则旁边哈哈大笑。日常生活中,新兵还要为老兵端饭、洗衣服、擦皮鞋甚至擦武器,如果不迅速完成,一样会被殴打。

即使到了吃饭上,这种压迫依旧存,新兵们要负责去搬运饭菜,但是用餐时则排在最后,等军官和老兵们吃完了才轮到新兵。因为吃饭时间只有十五分钟,经常是新兵还没吃饱吃饭时间就结束了,新兵们不得不放下碗筷离开食堂(日军军规,过了就餐时间必须停止用餐)。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日军阴影下的中国

1938年底,小林清这些新兵被派往中国。经过三天的航行,他们在青岛登陆,到了中国后他被分配到了第5独立混成旅团第19大队第2中队,驻防在距离烟台不远的福山县。临行前,小林清的长官教育他:“你们去中国,是一次非常好的官费旅行。”结果到了中国后,他发现这都是胡说,小林清来到中国后,首先看到的就是残垣断壁、瓦砾废墟和萧条的一片焦土。

而后,小林清发现驻扎在中国的日军比本土的日军还要野蛮得多。小林清初到中国时,他的曹长岗山就对他说:“你们见到中国人,要好好地打他们,也可以杀死他们,这样他们就不敢瞧不起你们了。”之后的每天除了频繁的扫荡军事行动外,还要忍受比国内更加严重的军官、老兵对新兵的虐打。

有一次,因为小队的机枪没有擦拭干净,小队长对曹长岗山大发雷霆,打了岗山耳光。岗山被打后,转头就到了小林清所在的房间,对着小林清和他的战友们一人打了十几个耳光泄愤。(一些抗日剧里日军动辄打耳光这点是十分贴合历史的)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日本的机枪虽然不算好,但是日本军队对其有严格的保养规定

而除了这些以外,最让小林清这样的普通士兵无法忍受的,则是他们极低的薪俸和不断被长官贪墨克扣的福利待遇。在中国战场,日军一、二等兵每个月只有8.8元,上等兵也只有10.24元,但是一个准尉的月薪就高达120元。而士兵的8~10元月薪还要扣去3元的“贮金”(强制储蓄)和至少5元的必须购买的“公债”,等于一个士兵的月薪至少有8元是领不到的。而当时的一瓶酒的价格就要4.5元。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工资太低,很多日本军人依靠扫荡时抢劫中国老百姓来补充营养

不仅工资被克扣,日军士兵的伙食也不断被“削减”。小林清所在的部队的中队长打着“减食训练”(训练饿肚子)的旗号,克扣了士兵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口粮。在这些剩下的口粮里,也大多以杂粮来充数,大米在小林清来到中国后越来越少见到。就连吃的菜也逐渐变成了白菜汤。传说中“都是肉”的日军罐头,也从早期的猪、牛、鱼、鸡肉变成了海带拌纳豆。当然,军官们依旧吃香喝辣,甚至还经常从士兵们的伙食费中拿一部分给自己开小灶,美其名曰“私物料理”。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吃饭中的日军

本来日军上层为了解决基层士兵的生活困难,还设置了一些福利待遇,比如“酒保”和“下给品”。设置酒保的初衷是做军队中的“良心商贩”,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向日军士兵出售各种日用品。但是因为“酒保”归军官负责经营,结果很快就成了长官们新的“剥削手段”。一方面中饱私囊上级调拨的低廉物资,另一方面则经常将一些卖不出去的东西强卖给士兵,成了士兵新的负担。“下给品”是本来应该无偿发给士兵的一些零食和香烟,结果这些“下给品”要么进了长官的口袋,要么出现在了“酒保”的货架上。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二战中的日本军官待遇优厚,与士兵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月薪被克扣,待遇被削减。多士兵不得不向家里要钱来解决生活困难,但负责检查信件的长官们往往会将家里寄来的钱私自克扣,尤其是对新兵的克扣更是厉害。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作战中的日军

小林清的部队里有一名叫平田的新兵,他在中国生活困苦,于是写信给家里,希望能寄些生活费,结果一直没有收到汇款单。他再次写信询问家里,得到的答复是家里卖掉了仅有的一块田地,换来了30元钱,全部寄给了他。平田去野战邮政局询问,结果得到的答复是钱已经被中队长领走了,气愤的平田去找中队长要钱,结果反被中队长殴打。当天夜里,平田就自杀了。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反战同盟印制的反战传单

虽然日军内部的压迫极为严重,但是小林清在长官们的恫吓中也不敢有所行动。他的曹长就不断警告他不要一个人往外跑,如果遇到八路军“土匪”,一定会被砍头。这些恐吓让小林清也只能默默忍耐,想着再重的压迫至少比“砍头”要强。而且,大多数日本兵为了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往往用尽办法烧杀抢掠中国民众的财物,在扫荡时更是在“三光政策”的名义下无恶不作。由于害怕自己对中国老百姓犯下的滔天罪行被清算,很少有日本兵会逃离军队。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扫荡”中的日军

1940年,小林清在一次扫荡中被八路军伏击,成了俘虏。被俘时,他对于曾经听到的各种有关八路军会虐杀战俘的谣言深信不疑,并且也深知日军的“三光政策”对当地民众造成的损失与苦难,所以大喊“我不怕死!你们杀死我吧!”但在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和反战同盟、觉醒同盟等在华日人反战组织的感化下,小林清逐渐脱离兽性,认识到了自己过往对中国人民造成的深重罪孽,洗心革面的小林清最终穿上了八路军的军装。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1985年的小林清

加入八路军后,因为曾经是机枪手,也会操作掷弹筒,小林清成了八路军的武器教员,在教学期间,小林清也学会了汉语。后来小林清还多次亲自参加对日军的劝降、感化工作,为自己的过往赎罪。

库叔福利

库叔的赠书活动一直都在!悦读名品出版公司为库叔提供30本《曾国藩家风》赠予热心读者。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正人先正己,治国先齐家。

请大家在文章下评论,点赞最高者(数量超过三十)库叔会在评论区回复并通知获奖。当然,评论质量库叔会进行把控。),)。

一个侵华日本新兵的日常:被打耳光、受尽恫吓,终于被俘成“八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