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 松井出马
2017-08-13 04:40:16  来源:网友 淞沪 周年 东向 卢沟桥 篇章

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连载2017/08/13

今年8月13日是淞沪抗战80周年纪念日。

淞沪抗战是卢沟桥事变后,中国军队为了把日军由北向南的入侵方向引导改变为由东向西,以利于长期作战,而在上海采取主动反击的战役。

今天,前哨报约请著名作家徐志耕,将获五个一工程的长篇作品《淞沪大会战》,精编为七个篇章,连载发布,作为纪念。

淞沪抗战是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可歌可泣的辉煌篇章。本书以中日上海战场为主线,以国际外交斗争为背景,展示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万众一心的凛然正气,描写了从统帅部的高级将领到各界民众的抗日救亡活动。作者以翔实的史料和文学笔法,全景式地再现1937年8月13日开始的历时3个月的上海战场的烽火硝烟,气势恢宏,场面雄奇,为历史留下一部关于淞沪抗战的真实记录......

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 松井出马

松井出马

文/徐志耕

作为1935年的退役大将,松井石根在湖光山色中休养,安度着他孤寂的晚年时光。他已经五十九岁了。自从投入名古屋的陆军幼年学校开始,他为日本国的侵略和扩张出生入死。

他参加过日俄战争,当过关东军的高级参谋,又任过日本驻欧洲、美洲和中国上海、广州领事馆的武官以及日本驻华公使馆的武官。在田中义一召开决定侵略中国的具体方针的“东方会议”上,松井石根滔滔不绝地介绍中国的政治和军事形势,为军国主义的“大东亚共荣圈”献计出谋。

1937814日是个闷热的夏日,从东京来的电话使他激动和振奋:陆军大臣杉山元大将要他速去东京,有军机大事相商。

第二天,松井石根在宫中拜受裕仁天皇任命的上海派遣军司令的诏令。对于这道钦令,松井诚惶诚恐,他从内心深处感谢天皇对他的器重和信任。816日,参谋总长载仁亲王大将颁布《关于派遣军之奉敕命令》,松井石根聆听参谋总长的指示;关于派遣军的任务,是“扫荡上海附近之敌军,占领其西方要地,保护上海侨民之生命。”

杉山陆相等人认为:三个月可以征服中国。

松井没有说这句话,但他把派遣军的任务扩大了,他的目的是“占领南京。”退役的将军重新披挂上阵,天皇决定面授机宜。817日上午10时,松井石根荣幸地进入皇宫拜谒裕仁天皇。他一身戎装,大将的星徽耀眼而夺目。

天皇赐座后,说:“朕委以统率上海派遣军,宜细察宇内大势,以速定敌军,扬皇军威武于内外,以应朕之倚重。”

松井说:“臣石根拜领上海派遣军之大命,受赐优渥敕语,诚惶诚恐,不胜感激之至。

谨奉戴圣旨,惟仁惟威,发扬皇军之宗旨,以安宸襟。”

接着,天皇问松井石根:今后采取什么方针才能完成派遣军的任务?

松井信心十足:“派遣军遂行其任务,将与我海军密切协同,并密切联络当地我官宪尤其是列国外交使团及军队,齐心协力,以迅速恢复上海附近之治安。”

天皇侧耳听着,他欣然点了点头。对于上海作战,海军强烈要求增兵,陆军部认为“三个月可以灭亡中国。”刚刚上任的近卫文磨放弃了对中国战局不扩大的方针,宣称:“采取断然措施,对华一击。”被重新启用的松井石根,心中又燃烧起了已经熄灭的战火,见完天皇后,他对近卫首相表示:“只有拿下南京,打垮蒋介石政权,这才是我必须完成的使命。

跟随松井石根出征的是他家乡名古屋的第三师团和善通夺的第十一师团约四万多人。当时,日本只有十八个常设师团,平时每个师团的兵力只11000多人,战时扩编成特设师团,人员就扩充为2400028000多人,即由现役的三十八万人扩编为七十三万八千人。除了预备役兵外,日本的兵役制还有后备役兵八十七万九千人和补充兵役二百四十多万人,各种兵役人员合计有四百四十八万多人。军事帝国的兵役制度为它的侵略和扩张政策提供源源不的增援大军。

而当时的中国,只有一百八十万现役兵,预备兵役和后备兵役一无所有。1936年为应付时局只训练了五千名壮丁。中日战争爆发时,本准备训练壮丁一百万,因为仓促和来不及准备而没有实现目标。

人口众多的中国没有打仗的准备,在兵力上不如小小的一个岛国。

实际上,松井石根率领的两个师团的增援大军,对于上海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来说,这已是第二次增援了。

八·一三事件后激战了两天,四千多日军虽然大部分阵地未丢,但伤亡惨重。海军陆战队司令长谷川清于八月十六日向日本海军连发两份紧急电文,要求迅速增兵。

老谋深算的松井石根,从熊本启航时就测好了潮汛。船到长江口时,正是农历的七月十七。七月十八日凌晨,即公历823日,乘着白茫茫的晨雾和白花花的潮水,十多艘舰艇上放下来几十艘汽艇,探照灯象利剑刺破晨曦,日军争先恐后地跃上汽艇强行登陆。

过了半夜,军舰上的大炮响了,日军登陆后,闻家宅首当其冲,全村九户人家房子全被烧毁。

韩家宅村只有十四个人,登陆的日军一刀一个,杀了十四个,死了十三个,留下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肩膀上和额头上留下两处刀疤!

据统计,罗泾乡十多个自然村被烧房一千多间,被害人2244人,占全乡总人口的百分之八十!

面对水天一色的吴淞口,松井石根拔出指挥刀下令:“封锁长江口,中国船只一律扣押!”

第九集团军司令官张治中是清晨五点三十分接到江防司令刘和鼎关于大队日军在川沙口狮子林登陆的报告的。他立即摇通了南京的电话,向军政部次长陈诚报告敌情,商定部署。

张治中建议十一师向罗店堵截敌人,抽出正面作战部队作为预备队。这个方案获得了陈诚的同意。

目前,敌人的大部队企图从上海的北郊对中国军队实行包围,反击登陆之敌和攻击罗店一线的日军成为当务之急,血气方刚的张治中决心亲临第一线指挥。

他把虹口、杨树浦的正面战线即36师、87师、88师和独立20旅、保安总团及教导总队第二团交给87师师长王敬久指挥,并派出淞沪前敌指挥官。张治中又对部队的任务作了新的区分,他命令教导总队二团反攻张华浜之敌,87师抽出一个旅支援吴淞,并令98师向宝山、杨行、刘行、罗店一线增援,师长夏楚中同时指挥先到的11师,阻击从浏河至川沙登陆的日军。

张治中决定到江湾前线去。南翔到江湾只十八里地,可是小汽车刚出门,七八架敌机就在头顶轰炸扫射。卫士和副官劝他先下车隐蔽,等敌机飞过,再上车前进。可是日军的飞机好象发现了目标,对着张治中的小汽车盘旋扫射,弹片在汽车四周飞迸。

“走!”集团军司令官打开车门,大步流星地徒步前进,马靴在坑坑洼洼的弹坑和泥路上留下一路的烟尘。

张治中来不及洗一洗脸,就找到十一师师长彭善。

炮弹和炸弹在指挥部四周爆炸,部队无法行动。炸得抬不起头,怎么办呢?彭师长觉得为难。

“不能抬头也得走,我能从南翔冒着轰炸走到江湾,你们就不能从江湾走到罗店吗?”

张治中坚决而坚毅地说。

受命的部队立即行动。教导总队二团因敌众我寡,两军艰苦对峙。八十八师的一个团在蕴藻浜占领了阵地。第十一师在罗店以南十二里的地方与先头日军遭遇,仗着人多势众和奋勇的拼杀,下午五点钟时将敌人驱逐。在击毙的一名日军军官身上搜出一幅军用地图,上面用红蓝笔标出日军进攻重点是罗店、嘉定和浏河。

听说第三战区的副长官顾祝同从南京到了苏州,张治中觉得应该去看看他,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了解和商酌,并可以向统帅部报告请示一些问题。

过了两天,顾祝同以第三战区副司令长官的身份代理蒋介石兼任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指挥第八、第九、第十五三个集团军进驻南翔。

松井石根率领他的增援大军破浪出发的这一天,中国政府在南京九华山的防空洞中成立了抗战大本营。国民政府主席成为统率陆海空三军的大元帅,集党政军大权小权八十二个职务于一身的蒋介石双肩增添了夺目的星辉。

大本营下设六个部。蒋介石任命军政部长何应钦为大本营的总参谋长,白崇禧为副参谋总长,原外交部长张群任大本营秘书长。

战局的发展,当然不象日本一些狂妄军人宣称的“三天打下上海”,“三个月灭亡中国”,自然也不象张治中当初希望的一举把日本的海军陆战队扫进黄浦江。东方的一个大国和东方的一个帝国进行着一场军力和毅力的较量。

对中日两国的实力,蒋介石是清楚的。他接受过日本的军事教育,他从日本的军队生活中发现了日本的民族精神:吃苦、严格、节俭。”

蒋介石是个不折不挠的人,或者说,是一位顽固、倔强的主观论者。他坚信精神的力量,他认为衡量军队有没有战斗力的标准,不在于武器的优越,而在于组织、训练和官兵的士气。他钦佩日本人的刻苦和努力。1910年底,蒋介石刚从振武学校分配到日军第十三师团的高田联队当兵不到半个月,日本的天空第一次出现了飞机,虽然只是单叶式的,飞行高度只升高到十米、距离只六十公尺。可是只过了五天,德川上尉就驾驶了复叶飞机升高到七十米,飞行了三公里!蒋介石明白飞机对于军事上的重大意义,他立即将刊有日本试飞成功的报纸和有关飞机的资料由日文译成中文后寄给他的北京友人夏尊武,他希望中国也能有飞机。

可是,还没等到中国的飞机上天,日本的飞机已经飞到中国的土地上来扔炸弹了——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海军的飞机攻击青岛的德军。

从试飞到参战,日本人只经过了四年!

就在张治中指挥87师、88师和36师在虹口和杨树浦再度反攻的时刻,蒋介石派身材矮小的心腹宠将陈诚与大本营第二部部长熊式辉一同去上海视察战场,慰问官兵。

持久抗战和全民抗战已是民心所向,众志成城。从南京发出的向上海战场调兵遣将的电令飞传到四面八方:

“已到长沙之第十五师,应令由汉口乘船运京;并令俞部长备船……”

“已到江西之第十六师,应令直开苏州集中……”

“第十九师留一团驻防温州,余令集中杭州……”

“第六十三师令向徐州集中。其在汉中之一团,待孙震部队接防后,再调可也……”

“湘何主席、江西熊主席:希即抽调保安团及各师体格最精壮之老兵五千名,限十日内运京补充前方缺额……”

……

“打日本,救中国!”抗日的怒涛席卷全中国。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抗战的歌声响遍全中国。

淞沪抗战的枪炮声,点燃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大江南北的中国军队,站到了同一条战壕中!

铁路、公路、水路,火车、汽车、轮船,中国的交通线上,全是运兵的专车、专船。从陕西、四川、贵州、广西、福建、江西、湖北、浙江等省的陕军、川军、粤军、桂军、湘军象百川归海,沿着陇海线、浙赣线、津浦线和浩浩荡荡的长江向着东战场挺进!

作为淞沪战场的先遣部队,九十八师在攻击日本纱厂、坚守蕴藻浜和激战宝山、血战大场中前仆后继,顽强奋战,伤亡和失踪官兵六千多人!

从九月一日由贵阳出发,二十军的大部队十月八日才到达上海,路上走了三十七天!从贵州都匀出发的四十三军二六师是1016日到达昆山的,途中花了四十六天!

四十六天和三十七天的行程并不算太慢,川军的第二十一军和二十三军在路上走了整整两个月!他们于九月中旬在成都誓师出征,庄严宣告“失地不复,誓不返川”。二十三军军长潘文华面对江东父老,在欢送大会上立下遗嘱:“胜利归,败则死”,六万川军浩浩荡荡

地分两批奔赴抗日前线。蜀道难行,直至十一月中旬,部队才到达南京东南的溧水附近。这时,淞沪战争已经结束,我军正沿着沪宁铁路败退!

增援上海的中国军队虽然求战心切,斗志高昂,可是落后而原始的军事运输耗费了宝贵的时间及体力,而松井石根率领的增援日军,只用了三天时间就从日本的熊本开到了上海!

战争是军心和军力的较量,时间和速度是军力的要素。从某种意义上说,时间就是胜利

中国陆海空三军的大元帅蒋介石当然明白这一点,可他毫无办法。他有他的决策:用空间换取时间。

就在淞沪战场中日激战的时候,南京的共产党代表和国民党也在进行寸土必争的舌战,这是没有硝烟的争斗。819日,国共双方同意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设立总指挥部,统率三个师,任命朱德、彭德怀为正副总指挥。蒋介石答应国民党不派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军队中一切职务包括“各级之副,自副师长及至副排长人员”都由中国共产党自行派配,南京政府对八路军总部和三个师各派一名联络参谋。

争斗十年的左手和右手终于挽起了臂膀。中央通讯社的新闻传向四面八方,蒋介石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他说:“此次中国共产党发表之宣言,即为民族意识胜过一切之例证。”表示国共双方“以深切感觉存则俱存、亡则俱亡之意义。咸认整个民族之利害,终超出于一切个人一切团体利害之上也。”

华北和华东捷报频传。毛泽东于825日兴奋地挥笔:

“所有前线的军队,不论陆军,空军和地方部队,都进行了英勇的抗战,表示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中国共产党谨以无上的热忱,向所有全国的爱国军队爱国同胞致民族革命的敬礼。”

长江和黄浦江的汇合处,黑压压地停泊着鲨鱼似的日军舰艇,透过烟幕和晨雾,可以隐隐约约发现有三艘航空母舰,航母上有闪着亮光的侦察机。

霍克机向着江边俯冲。看清楚了,舰艇上的日军,正蜂拥登陆。犹如一队队蚂蚁,士兵们冒着弹雨在海滩上匐匍前进。

低飞的霍克机群一边扫射,一边投弹,飞将军的弹雨烈火,象一阵雷电巨风,战机轮番轰炸,成批成批的日军倒了下去,在惊天动地的轰击中,蓝天骄子们迅速升空,机翼下是浓烟烈火。

从扬州起飞的五大队的机群凯旋返航了,金色的阳光照着机翼上灿烂的星徽,象蜻蜓点水,战鹰一架又一架地在跑道上减速、降落。扬州的群众在机场上向英勇的飞将军们欢呼致意。这座精巧秀美的小城每天只生产二十五瓶牛奶,二十五瓶牛奶全部献给了歼敌的勇士。

勇士们还没有喝完牛奶,由远而近的马达嗡嗡声尖叫而来:“有情况!”

天边有黑乌鸦般的日军飞机向机场飞来。勇士们立即起飞迎战,这是闪电般的速度。刚刚冲上蓝天,日军的战机已在他们的头顶!

副队长董明德咬住一架日机,他的眼前掠过一点血一样的鲜红。那个刺目的旭日机徽刺痛了他的眼也刺伤了他的心,他追赶着,前面那一抹血红刚在瞄准镜中一现,董明德立即扣动板机,一串火舌喷射在那个血一样的机身上,日机摇摇晃晃地坠落下去,坠落在安徽与江苏交界的天长县境。

四大队的代理大队长王天祥也不能再上蓝天了。中央航校的第一期毕业生是822日在浏河口攻击敌军时,与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日军飞机交战时负伤的。当多架日机缠着他围攻时,王天祥左冲右突,上下翻飞,正当他击中了一架敌机时,他的座机也被敌机击中。危急中,他负伤跳伞,降落伞象一朵白云飘入海中。

第二天是823日,日军为掩护第三师团和第十一师团的援军顺利登陆,他们动用了全部海军的陆上攻击机奔袭南京、安庆、宁波等地上空狂轰滥炸。航空母舰上的飞机也升空掩护迎战。

中国空军不屈不挠。第二十二中队长黄光汉率领第三、四、五大队的十九架飞机再次飞往吴淞上空轰炸日军舰艇、运输船只及上岸的敌人,担任掩护的是由第十七中队中队长黄泮扬率领的七架波音——281驱逐机。

浩浩荡荡的机群在祖国的蓝天翱翔,他们展开钢铁的翅膀,守护着五千年的文明。

陆地和大海交汇的长江口,这是金鸡状版图最丰美和肥沃的腹部。蔚蓝的大海边,升腾起炮火和硝烟。

望得见机翼下黑乌龟一样的日舰了。黄光汉大约数了数,有三十艘左右。轰隆隆的战机声早引起了日方的警惕,中国飞机刚到长江口,日军的飞机立即升空迎战。红太阳和白太阳在海天间厮拚绞杀!

疯狂的日军妄图再一次报复。824日,长江口三艘日本航空母舰上的一百零五架飞机全部出动,向在吴淞沿岸阻击的中国军队地毯式轰炸!地动天摇,千万枚炸弹在中国守军的阵地上爆炸,蕴藻浜、张华浜、狮子林一片火海!

松井石根指挥日军第三师团向上海西北的罗店进攻。这是淞沪抗战期间中国军队由进攻转为防御和日军由防御转入进攻的重要阶段。中国空军全力以赴配合地面部队进行顽强的战斗。825日,从南京句容起飞的中国空军第九大队四架“雪莱克”攻击机由大队长刘超然率领,风驰电掣地直扑罗店上空,这批中国空军新从美国进口的超低空攻击机向着刚刚登陆的日军狂炸!与九大队同时参加攻击的,还有从汉口起飞的第八大队三架“李格尔”轰炸机和两架“马丁”式轰炸机,从杭州笕桥机场起飞的三架“霍克”式飞机,各路英豪在上海的天空纵横驰骋,朝着日军的舰艇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攻击!

中国的空军当在初创阶段,飞机都是进口的杂牌,不仅数量少,且维修不易。305架飞机和六百二十个飞行员,就是中国空军的全部实力。“

作为航空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他最为自豪的,是他的航空学校,是航空学校毕业的一批又一批优秀的毕业生。从814日开战到8月底的半个月内,击落敌机61架,基本歼灭了精锐的鹿屋及木更津两个号称精锐的日本航空队,涌现出了以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和梁添成“四大天王”为代表的优秀飞行队伍受到了千千万万人的尊敬。

如果说杭州的笕桥是中国空军的摇篮,那么,长江口的江阴就是民国海军的天然基地。

江阴地处上海和南京之间,地势险要,是扼守常熟、苏州、福山一线的要冲,它是长江门户。为了打破日军溯江而上攻击南京的战略企图,中国政府用十二艘舰艇和二十三只商船以及装满三千多方石子的一百八十五艘民船构筑了一道江阴封锁线。又装备了八门刚从德国进口88公分高平两用的半自动火炮,这种被称为“甲炮”的新式火炮,射面高为六千米射程远达九千米,平射的最大射程达到一万四千五百米,德国的技术员专门负责安装和指导训练,江阴要塞司令部司令在阵地上带领官兵呼号与宣誓:“江阴要塞是我们的家!”“江阴要塞是我们的坟墓!”“与江阴要塞共存亡!!”

要塞的炮火,守护着中国年轻的海军摇篮。江阴的海军和岸上的要塞,组成了长江的钢铁屏障。

为了突破江阴防线,扫清向长江中上游攻击的障碍,也为了报复江阴江防司令部的鱼雷快艇对日军指挥旗舰“出云”号的攻击,日军的大队轰炸机对江阴江防实行了猛烈轰炸!

825日,中国“永建”号炮舰在上海船厂被敌机炸沉。826日,“缴日”号测量舰在南通江面与敌舰“八重山”等三舰遭遇,开战不久即被击沉。不久,鱼雷快艇“史可法181”号在江阴至南通江面巡逻时又被敌舰击毁!

日军的攻击目标是中国的四艘主力舰,特别是鲸鱼般的“宁海”号和“平海”号。

“宁海”号安静地停泊在长江的臂弯里。这艘中国最先进的巡洋舰是1932年从日本购回来的。它舰身长一百多米,排水量达2600吨,马力10000匹,装配三座主炮炮塔,六门高射炮和十门机关炮,还有四个鱼雷发射管,可以起落两架水上侦察机。淞沪之战前夕的19374月,中国又仿制“宁海”号造了一艘“平海”号,中国人希图用先进的舰艇宁静而平安的守护自己的海洋。

然而,妄图称霸亚洲以及世界的日本绝不让中国安宁而和平,他们要用武力称霸。

922日,日本海军的第二航空战队即“加贺”号航空母舰上的四十二架飞机联合日本第二联合航空队即陆基航空兵的二十四架战斗机三十架轰炸机和十二架攻击机共一百零八架飞机铺天盖地向江阴袭来。顿时风起云涌,天翻地覆。

蝗虫般的日机首先围攻“平海”号,全舰官兵各就各位,每一门火炮都在怒吼!舰长高宪申不畏弹雨指挥战斗,“平海”舰在炸弹掀起的气浪和冲天的水柱中摇晃。冒着炮火,日机一次一次地俯冲投弹,官兵不停地向着日机射击,在地面炮兵和兄弟舰艇的火力支援下,“平海”号在弹雨中苦斗!

从上午打到下午,海空对战整整打了六个小时。突然,一块弹片击中了舰长高宪申的腰部。他摇晃了一下,用左手撑着重伤的腰肢,咬牙坚持指挥。

血火中,敌机一架又一架地坠落下来!

第二天一早,不屈服的日军出动三十四架飞机从四面包围江阴的中国主力舰。成千上万的炸弹在“平海”和“宁海”号周围爆炸,所有舰艇上的炮管都喷射出仇恨的怒火,陆地和江面的每一门火炮都在吼叫,全体官兵抱着与舰艇、与阵地共存亡的坚强信念,轻伤的坚守着岗位,重伤者也不下火线,面对阵亡的战友,他们把悲伤化为烈火。

由于连日激战,舰艇弹药打完了,一批又一批的日机在“平海”和“宁海”号上空轮番轰炸。炮声轰鸣,烟火弥漫。“宁海”号中弹起火,航海员林人骥头部中弹,脑浆飞溅,又是一枚重磅炸弹击中了“宁海”号的舰桥,全舰伤亡了二十多人!军舰慢慢地倾斜、破裂的舰体开始进水,“平海”号平静地搁浅了,“宁海”号伤痕累累地安息了。

淞沪战争从市区扩大到了郊区。日军充分利用舰上大炮、坦克和飞机的火力优势以及训练有素的战术技术,由市区的防御战进入了进攻阶段,而中国军队从823日的反登陆战开始,由主动的攻击进入了防御战。

张华浜和蕴藻浜位于黄浦江与长江交汇处的东岸,与吴淞镇呈三角状。这里水网纵横,地形复杂,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吴淞的炮台闻名中外。当年为抗击外来侵略,清政府从1660年开始,在吴淞附近陆续修筑了扼守长江口的东炮台、西炮台、南炮台和北炮台。然而,二百门大炮和气势雄奇的钢铁要塞仍然阻止不了外族的坚船利炮。从1841年开始,这里炮声轰鸣、烽烟不息。热血和炮火谱写出千百首悲歌和壮歌。

与历次入侵的敌军不同的是,松井石根指挥的增援军,在攻击的同时,派出第三飞行团的第四侦察中队,在吴淞上空进行侦察摄影。由于台风和下雨,完成这幅大面积的要图费了时间。上海派遣军从这些连接起来的照片中,了解了中国军队的防御体系。并得知中国军队的阵地,比日本军预想的范围要广。他们将航空摄影图与军用地图相对照,对攻击目标,兵力配置、攻击路线以及火力组织等等作出了新的部署。

趁着夜幕,敌舰渐渐地聚集在炮台湾江岸。831日凌晨三时,几架日机先在吴淞江岸投扔照明弹,惨白的光亮把守军阵地全数暴露。七时,总攻开始,三十多架轰炸机和一百多门舰上火炮联合向吴淞阵地轰击,六十一师三六一团官兵伤亡过半,第六师接管了炮台湾。第二天拂晓,日军故伎重演。二十多架飞机、二十多艘兵舰,还有坦克协同登陆的敌人一起向炮台进攻,下午二时,坚守在炮台内的保安总团官兵打退了十几次日军的冲击后终于无力反抗,一百多人壮烈殉国!

吴淞炮台陷落了。吴淞镇也告失守。

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 松井出马

军旅作家徐志耕

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 松井出马

军旅作家徐志耕

19462月生于水乡绍兴,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1964年从军舟山,1966年发表诗歌《我为人民守海島》,此后在报刊上发表新闻通讯及散文特写。1970年任《解放军报》记者,在十八年专业报纸釆编的同时发表《绍兴乡情》丶《古风永存百岁堂》丶《土地》丶《风雪高原英雄歌》等散文和报吿文学。1987年开始任南京军区文艺创作室专业作家丶副主任。他是自发地大范围地调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第一人,1987年出版的《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作家写的第一部全面记述这一历史事件的长篇报告文学,在大陆及港台出版并译成英丶法丶日文等二十多种版本风行海内外。另有《浴血淞沪》丶《莽昆仑》丶《忧乐万家》和《风风雨雨步鑫生》丶《是是非非李庆霖》丶《红菱谣》等中短篇报告文学数百万字。获全囯优秀报告文学奖丶全国图书金钥匙奖丶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丶徐迟报告文学奖丶庄重文文学奖丶钟山文学奖等,另有《徐志耕报吿文学选》六卷和《徐志耕文集》四卷本出版。

徐志耕为国家一级作家,文职二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吿文学学会原理事,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曾荣立二等功和三等功。1993年起享受囯务院特殊津贴。曾任《宁波帮》杂志总编辑。

纪念淞沪抗战80周年: 松井出马

热点文章:

电影《战狼》完整高清版免费抢先看

深度调查:“死不起”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什么时候打?中印边境对峙让国人露馅:太多人都是有智没慧!

中印洞朗对峙的终极杀手锏:直捣中东

慰问朱日和检阅部队文艺演出《从这里走向战场》

曝光宋祖英近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