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2017-03-21 07:38:15  来源:网络整理 血战 电影 川军 是因为 隔岸观火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本文作者是萨沙好友 璿、萨沙主编,如果转载请务必注明

九十年代初的那部《血战台儿庄》的电影,让惨烈的台儿庄战役为国人所熟知。随着这部电影的播出,却出现了一个谣传!电影中根据李宗仁回忆录,描述了汤恩伯坐视杂牌部队消耗,裹足不前。甚至电影暗示汤恩伯隔岸观火,让滕县川军王铭章师血战到死,不予救援!那么,真实的历史又是如何呢?这次要听璿同学来说一说了。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这期,我们来说说救援滕县的汤恩伯第20军团行动。现在很多人都指责汤恩伯救援滕县缓慢,坐视王铭章将军的部队全军覆没,其中以李宗仁骂的最厉害。自然,对民国历史稍微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李宗仁和汤恩伯是死敌。当年就是拥有兵权的汤恩伯釜底抽薪,守上海不守南京,导致南京的李宗仁这个代总统彻底垮台。李宗仁对汤恩伯切齿痛恨,各种不爽也可以理解。笔者根据中日双方各个部队的战斗详报,简单描述各支部队的行动和表现,就可以完全澄清这种荒谬的言论。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第一, 滕县保卫战打响时,汤恩伯兵团先头部队甚至没有赶到战场。

川军打响滕县保卫战,是1938315日。

战后川军第22集团军的战斗详报描述,可以证实这一点:1938315日“集团军奉委座及长官李(李宗仁)电令,以滕县为津浦北段要点,关系全局,务应竭力死守,支持时间,以待增援。”

因川军战斗力差,兵力少,一开始就难以阻挡日军锐利攻势,节节败退。15日当天午时,滕县外围阵地界河、龙山等重要阵地均告失守。第122师童旅长所率王振文团增援滕县,却遭遇日军第63联队袭击,被冲散撤退至官桥收容整理。

15日夜,日军第10联队所部完全包围了滕县周边,王铭章师长只能孤军死守了。同时,濑谷支队的第63联队已经越过滕县,向县城以南的临城枣庄前进,以阻挡增援滕县的国军。

那么,此时汤恩伯的第20军团在哪里?

根据第20军团战斗详报,314日下午1414分李宗仁来电,要求调汤部第85军至滕县附近,作为川军第22集团军之预备队。同日夜21时,蒋介石电话通知汤恩伯军团长,调其第85军至徐州战场,务必于317日拂晓前在滕县以南的临城集结完毕。

从这一系列的来电可以看出,汤恩伯的部队是被临时拉进的台儿庄战场。而且,他们是在战事开始后,才被通知加入,是相当被动的。蒋要他们从河南商丘紧急乘车经过徐州,然后北上救援滕县!谁都知道,商丘距离徐州就有200公里,徐州距离滕县又有100多公里,总长度为300多公里。

根据当时的交通和运输情况而言,汤恩伯兵团主力能够在17日赶到滕县以南就是奇迹,更别说15日和16日了。

15日滕县被团团包围之时,汤恩伯军团的部队压根就没有进入滕县附近,那就谈不上增援!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第二, 滕县保卫战激烈进行期间,汤恩伯军团主力根本没有赶到战场。

汤恩伯第20军团下辖的3个军,138552军。此次增援的85军,下辖第4师和第89师,都是汤部最精锐的主力部队,也是中央军第一流部队。

不过,徐州一带地形很不适合防御作战,都是一些低矮丘陵,非常适合日军发挥火力的优势。此次参战的日军最为精锐的甲种第10师团,战斗力惊人(第10师团在菲律宾吕宋岛和美军激战到日本投降半个多月后,才放下武器)。国军最顶尖的中央军部队,就火力上也远远无法和第10师团抗衡。那么,即便是防御作战都不见得挡得住日军,更别说主动进攻救援滕县了。

16日,汤恩伯军团第4师先头部队,不顾一切赶到临城以北的虎山一带,与日军第63联队尖兵中队遭遇。面对强大敌人,战斗经验丰富的该营官兵沉着应战,将日军击退并占据虎山一线阵地固守。此时第89师先头部队舒荣旅一部,才刚刚赶到临城,就得知日军已经绕过滕县向南移动的状况。第89师先头部队立即派出一部,向官桥附近搜索前进。

就在汤恩伯先头部队,到达滕县以南的临城附近之时。16日,滕县城外围阵地川军拼死抵抗,战斗激烈超出了日军所预期。但川军战斗力毕竟较弱,武器装备奇差,加上兵力太少,很快就支持不住。16日滕县的战况非常危急,川军万万不能再坚持12天了。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第三,滕县保卫战进行期间,赶来救援的汤恩伯军团先头部队自身难保。

就在日军第10联队,计划17日对滕县发起总攻的同时,濑谷支队的另一支精锐,第63联队与奋勇增援滕县的第89师先头部队遭遇。

根据一般军事常识,滕县附近一定有日军重兵,汤恩伯第85军应该在全部集结完毕后,才能北上进攻救援滕县。为什么?因为日军火力强大,即便是汤部中央军也需要有兵力上至少一到二倍的优势,才能实现火力的均衡。简单就是一句话,兵力上没有优势,汤恩伯部队擅自进攻就等于以卵击石。

但此时滕县战况危机,汤部援军焦急万分,无法等待主力赶到再北上救援。于是,第89师先头部队紧急北上,两军在滕县以南、临城以北的附近的津浦线上发生遭遇战。

日军利用第89师立足未稳的机会,借助坦克开路,向第89师发起猛攻。汤恩伯第89师没有修筑工事,陷入巨大被动中,浴血苦战。先头部队第533团第3营营长侯克少校战死,第1营营长李家埻重伤。刚赶到临城一个营,在火车站就遭遇日军突袭。营长严以重刚刚下车后,立即组织部队反击,不幸中弹牺牲。

89师被日军凶猛的攻势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很大,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去北上救援滕县?

在第89师侧翼的第4师先头部队,相对要好些。他们在16日与日军尖兵部队遭遇,立即抢占了山地。17日,他们虽遭遇日军猛烈袭击,仍能固守阵地阻止日军南下。不过,他们也就只能勉强守住阵地而已,也根本不可能救援滕县。

当天,汤恩伯将军鉴于我军兵力少且分散,为了避免被日军各个击破,不得不下令部队放弃临城,向临城以东的山区撤退集结,准备下一阶段战斗。

显然,无论按照基本军事常识,还是有正常智力人的理解能力,汤恩伯的部署都是完全正确的。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第四, 滕县城破之时,汤恩伯军团主力根本没有赶到战场,谈不上救援。

为避免陷入胶着的巷战,在短时间内一举攻克滕县,日军第10联队联队长赤柴八重藏决意等待重炮部队到位,以重炮火力压制并轰垮城墙。于是,日军定于17日向滕县城发起总攻。17日晨,日军开始以重炮轰击滕县城,县城东、南面城墙相继被轰塌。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滕县发起总攻。经过短暂激烈的巷战,日军于当日占领滕县城。41军代军长、122师师长王铭章将军力战殉国,最终未等来援军。

317日,滕县失守,王铭章将军战死,而救援滕县的89师先头部队在16日刚刚赶到战场,1617日两天以少量兵力和日军血战,自身难保,损失惨重,被迫暂时后撤。此时滕县已经沦陷。可以说汤恩伯的部队已经尽了全力,无奈敌人攻势太猛,速度太快,实在无法救援。

滕县城破的第二天18日,汤恩伯电文中提到“连日作战,第489师阵亡营长3员,伤2员,伤团长1员,伤亡连排长20余员,士兵2000余,89师因仓促应战,伤亡较大。”虽然第4师暂时将日军阻击在虎山一带,也独木难支,无法阻挡日军南下的铁蹄。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三十四期】滕县保卫战王铭章将军的战死,是因为汤恩伯见死不救?胡扯!(历史系列第91讲)

经过以上的梳理,大家可以看出事实真相究竟是什么。在救援滕县上,汤恩伯已经尽了全力,根本没有任何坐视杂牌部队血战而不救援的行为。

反而,仓促派上战场的89师还未集结完毕,便遭遇日军突袭,一天之内全师伤亡团营长高达6人。大家可以想想看,这一天的战斗有多么惨烈!

救援滕县的汤恩伯的第85军,此战总伤亡高达两千余人,其惨烈程度丝毫不亚于固守滕县的川军(注第22集团军滕县附近作战,伤亡失踪总数为2415人)。

如果这都能说成是汤恩伯见死不救,那萨沙和璿两个研究战史的傻瓜,也只能哑口无言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