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最在意女人哪些第一次?
2017-07-18 02:45:39  来源:网友 吉时 花瓣 之子 是个 富豪

男人最在意女人哪些第一次?

白云悠悠地躺在蓝天的怀抱,很惬意地给太阳让位,让它用毒辣的热量骄烤地上那片喜庆。

 

玫瑰花瓣为十辆劳斯莱斯开道,空中还有直升机喷洒花瓣,气球和水彩泡泡在天上齐飞,伴着悦耳的结婚进行曲,一派豪华的场面。

 

今天是A市富豪之子温靳辰与元家千金元思雅的大喜之日,交警一大早就出勤为今天的道路疏通,谁都知道温家一把手是个封建迷信的老古董,如果误了吉时,不知道要发多大脾气。

 

为首的那辆劳斯莱斯里,新娘穿戴整齐,目光空洞地望着手中那束玫瑰花,眼泪只能往肚里咽。

 

她不是元思雅,她是元思雅的胞妹,元月月啊!

 

“新娘子,该下车了。”车门打开,陌生的面目面貌让元月月往里缩了缩。

 

但她能躲去哪儿?

 

父亲放下狠话,元思雅逃婚了,这个婚,她这个做妹妹的想替也得替,不想替也得替。

 

父亲牢牢地掐住了她的弱点威胁,她只能认输。

 

双脚落在地面的那一刻,元月月狠狠地抽吸一口气,被动地跟着大部队往酒店里走。

 

只是,很奇怪。

 

从刚才接亲到目下当今为止,她竟然都没有见过新郎。

 

传说那个新郎不仅克妻而且不举,更甚至是个上了年纪的丑八怪。

 

这样的男人,也是投身在温家,才会有资格娶老婆吧?

 

可恶!

 

竟然还是用抢、用逼的招数!

 

也难怪姐姐会受不了的要逃婚啊!

 

“不好了,不好了,新郎跑了!”一个小女生跑过来,着急地喊。

 

“跑了?怎么会跑?”元月月身边的伴娘也不淡定了。

 

“不知道啊!温家到处派人在找她,但就是没有找到!”女生说。

 

元月月的眼睛一亮,赶紧问:“那是否是就能够不用结婚了?”

 

“不行!”小女生慌了四肢举动,“温老太爷让我过来告诉你,没有新郎的婚礼,就靠你主场,该有的婚礼仪式都不克不及少,理解理睬吗?”

 

“什么?”元月月拉住小女生,“他们是否是盛气凌人了点儿?新郎都跑了,还要我结婚?我不结!别妄想了!”

 

“你必须结!”伴娘瞪着元月月,“温家不克不及丢这个脸!你不是A市第一位媛吗?处置惩罚这点儿小事的技能花样还是有吧?否则,怎么当温家少奶奶?”

 

元月月结舌。

 

她被换来结婚,然后新郎不见了,目下当今还得要自各儿撑起场面去举行所有仪式。

 

这一连串的事情,竟然被云淡风轻地描述为“小事”?

 

“快进去,若是误了吉时,你们元家有钱赔吗?”伴娘很凶悍地下命令。

 

元月月的眸光一转,高傲地抬起头,“你可别后悔!”

 

伴娘哼了声,拽着元月月就走。

 

观众席中,元月月一眼就看见了父亲。

 

他低着头,满脸心虚的样子容貌,她真是好想走过去嘲笑他。

 

可是,她有更好的体式格局回报他!

 

观众席上有人发现了不合错误劲,都低声密语地在评论辩论新郎去哪儿了。

 

元父的头低得更低。

 

刚才他接到消息,说原本准备好迎娶新娘的温靳辰忽然就不见了,所以先前准备好的流程全部换掉。

 

他好担心温靳辰是知道新娘子换人了,所以才离开。

 

但,应该不会吧?

 

元月月和元思雅长得几乎一样,除元家内部几小我私家知道这件事,没人知道元月月的存在,她一直很低调的生活在Z市,昨天才被元父“请”回来。

 

元父稳了稳心,暗中打量了四周一圈,坐立不安地等着这场婚礼快点儿完成。

 

主持人也早就得到了通知,说了一大堆恭喜的话之后,再清了清嗓子,说:“很抱歉,新郎突然有个特别很是重要的会议需要临时出差,所以由新娘在这儿敬酒给大家赔不是了,下次,元家会摆一趟回门酒,就当是赔罪。”

 

边说着,主持人边将酒杯递给元月月。

 

元月月很费解地看着底下那些肃静严厉沉稳的温家人,他们脸上没有丝毫尴尬。

 

结个婚,没有新郎,还让新娘陪酒?

 

感情只有他们温家的人是人,元家的就都是没脸没皮的雕塑啊?

 

别忘了,下狠命令要元思雅嫁人的,可就是他们这些温家人!

 

元月月更恨,恨从来没有管过她的父亲竟然将她抓来善后。

 

“新郎在结婚的时候还忙着开会,可真是半分钟也不耽误赚钱啊!”元月月夺过发话器,语气难免唏嘘。

 

这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她莞尔一笑,再提起婚纱,小跑到门口去,抱了个由明星胡歌代言的广告牌回来。

 

“新郎不在,就用我的偶像代替吧!”元月月这话是瞪着父亲说的,“我也还有课要上,自罚一杯,给大家赔不是了。”

 

说着,她将杯中的酒饮干,凑去广告牌上胡歌的脸蛋小亲一口,算是完成了她和“丈夫”的甜蜜一吻。

 

“拜拜!”

 

话出声的同时,她将手中的捧花向伴娘团扔过去,提起裙摆,就快步跑了出去。

 

酒店瞬间乱作一团,所有的保镖都向她追过来。

 

元月月穿着高跟鞋,跑不快,索性将鞋子一蹬,光脚踩着红毯和花瓣就跑。

 

边跑,她边看向身后。

 

她才不管什么元家、温家。

 

父亲逼她嫁人,她嫁了,她目下当今顶着温家少奶奶这个头衔,就已经有了和他抗衡的资本,她才不怕他呢!

 

她闯了天大的祸,就是留给他善后的!

 

这样想着,心里竟然隐约有些激动!

 

跑到马路边,元月月赶紧招手拦车。

 

这时候,一辆车子在她面前停下。

 

她二话没说,顾不上看司机,打开车门就坐上去,急道:“大叔,麻烦你快点儿开!速度,一定要速度啊!我可以给你很多多少很多多少钱!”

 

温靳辰的车子还没来得及熄火,就被一个小丫头及锋而试了。

 

而这个小丫头还穿着婚纱。

 

往她的脸上一看。

 

他呼吸一窒,这不是他今天要娶的新娘子吗?

 

“快点儿啊!”眼看后面的人都追来了,元月月更急,“大叔,你就当是救我一命吧!快开车啊!钱你要不要!”

 

温靳辰看了眼那些追来的保镖,犹豫了两秒,默默地发动车子离开。

 

他倒要看看,这小丫头从婚礼现场逃跑,是为了去见奸夫呢,还是去见淫妇呢?

 

一直到车子开离酒店老远,确定自己没事了,元月月那颗砰砰狂跳的心才慢慢回归原位。

 

父亲目下当今肯定被温家人骂得头都大了吧?

 

哈哈!

 

真开心!

 

她这才看向身边的男人。

 

他浓眉挺鼻,双眸锐利有神,柔和下来时,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星光,唇角还勾着一抹淡淡地弧度,邪逆得乌烟瘴气。

 

这个男人,好帅啊!

 

“口水流出来了。”温靳辰淡淡一句。

 

就连开顽笑都这么从容不迫的!

 

太有型了!

 

意想到自己花痴得有些过分,元月月赶紧坐正了身子,囧道:“谢……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温靳辰挑眉,问:“接下往来来往哪儿?”

 

“在这儿停就能够了。”元月月赶紧出声,“不麻烦你送我了。”

 

车子却没停,依旧在马路上驰骋。

 

“喂!”她急了,“我警告你哦,别想对我乱来!刚才你从酒店门口接走了我,可是有监控视频的,如果你敢对我怎样,我夫家的人不会放过你!”

 

“你不是逃婚了吗?”他的语气里有着她听不懂的深意,“还指望夫家人替你出气?”

 

她的小脸一白,她该不会真是上了那所谓的黑车吧?

 

接下来,她就要被绑住四肢举动,然后,他会夺走她的清白,再拿她威胁家里人要赎金,如果不给钱,就撕票?

 

脑海中那些血腥的画面吓得她浑身一颤。

 

她赶紧摇了摇头,再不停止幻想,她估计还没被杀死,就先被自己吓死哪!

 

“我好歹是他们家的人,他们怎么可能不管我!”她摆出一副强悍的架势,“你识趣点儿,快靠边停,我不会报警的。”

 

听言,温靳辰的脸上呈现出很精彩的变化,先是错愕,再是震惊,接着是不解,随后,就是淡淡地宽容。

 

她在逃婚的时候,应该没想过她会要这样依赖她的夫家吧?

 

是他主动提出要娶她,但这段时间太忙,几乎在外地出差,婚前也没有和她接触过。

 

她不认识他,这很自然。

 

只不过,在他印象中的她,好像不是这个性子。

 

思雅,难道,你真的一点儿也记不起我了吗?

 

他们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交集啊!

 

只是,时间久远了点儿。

 

他的面皮动了动,面对她时,又恢复了温柔的细腻。

 

“上车时说的话忘了吗?”他故意找点儿话题。

 

啊?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说过要给他很多很多钱。

 

这下完蛋了!

 

她当时是下意识求救的举措,哪里有钱?

 

她从出生当天就被丢到另外一个城市去生活,而且,是父亲最恨之人,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哪里有钱?

 

“大叔。”她赔着笑脸,“我们……能不克不及……商量……”

 

他挑眉,“你想抵赖?”

 

“绝对不是!”她赶紧摆手,遮掩住眸间的心虚,“只不过……我……能不克不及……分期付款?”

 

“……”

 

“大叔,我过完暑假才上大二,我一个学生党被逼着结婚、生子,没了大好前途,就已经很可怜了,你能不克不及可怜可怜我,让我分期付款?”

 

“……”

 

“你想要多少钱?”她眨着天真的眼,“一百够吗?”

 

听了她的话,他连车速都慢了下来,实在是很不愿意当这廉价劳动力。

 

“已经很不少啦!我这才坐多久?你有无算算是多少钱一公里啊?一百块都可以从这儿坐出租车到机场了好不好!”她怒冲冲地出声,很明显是在质疑他敲诈。

 

“一百块钱……”他黑沉了脸色,“你还要分期付款?”

 

元月月好囧。

 

她是真的穷,有时候一顿三餐都只能凑合着吃两餐。

 

一百块,是她小半个月吃饭的钱啊!

 

“大叔。”她继续赔着笑脸,“我匆匆忙忙地跑出来,身上什么都没带,目下当今真没办法给你钱。不然……你在我手上写个你的德律风号码吧,我会尽快联系你,并且给你转钱的。”

 

温靳辰来回打量了元月月一圈,在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可真是变了个大样。

 

他也不澄清,刚拿出笔,她已经将手臂伸过来了,干巴巴的大眼睛里闪着真诚。

 

手臂白皙纤细,瘦得让人心疼。

 

写上自己的德律风号码,他很刻意地在后面写了个温字。

 

元月月完全没将这个大叔和逃跑的新郎联系起来,究竟结果,都已经跑走的人,怎么可能会回来呢?

 

“温大叔。”她笑起来时,眼睛像两轮弯弯的明月,“今天真的很感谢你救我,如果不是你,我被抓回去就惨了!”

 

“为何会惨?”他问。

 

“听说,我嫁的男人又老又丑又克妻,而且,还不举……嘿嘿,如果不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他能娶到老婆吗?”元月月很不服气地出声。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坐在她身边男人的那张脸已经阴沉得像是被墨汁洗过了一样平常。

 

是谁在这么诋毁他?

 

他不服气巴不得目下当今就把她办了,让她知道他的厉害!

 

“可大叔你就不一样啦!”元月月不忘奉承,“你长得又帅又心好,你的妻子,肯定是善良漂亮又大方,你们一定会百年好合的!”

 

得!

 

温靳辰笑得无奈。

 

这丫头,还真是会自夸啊!

 

“大叔,我会和你联系的,你先放我下车吧?”她笑哈哈地问。

 

原来她的目的还是这个。

 

温靳辰的眉头高高一挑,“你身上没有钱,也没有德律风,要去哪儿?我送你。”

 

“这……”

 

“就像你说的,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我能把你怎么了?”他问。

 

元月月一想也是。

 

可她目下当今穿着婚纱,在A市又人生地不熟,她能去找谁呢?

 

除回元家,她还能去哪儿?

 

她历尽艰辛地才跑出来,竟然还是要回元家。

 

她的命能不克不及更苦点儿?

 

但目下当今,她也不克不及回Z市。

 

别说父亲不会放过她,就连温家人也不会放过她吧!

 

元月月无奈,只能报出家的地址。

 

温靳辰则更加好奇,她偃旗息鼓地逃婚出来,哪儿也不去,只回家里。

 

她是想干嘛?

 

他还没来得及问话,她就已经靠着车窗,闭上眼打盹。

 

昨天晚上被抓回来之后,她又哭又吵又闹,最后也只能接受这个无情的事实选择代替姐姐嫁人。

 

她目下当今又困又饿,没有吃的,就只能去梦里解馋了……

 

当温靳辰将车停在元家门口的时候,元月月正处在熟睡中,完全没有要醒的迹象。

 

温靳辰看着元月月,她瘦得过分,娇小的身子弯在座椅里,还余出一大半的空间,脸色是化妆品遮不住的苍白,长长的眼睫毛向上翘着,一根一根,漂亮得分明。

 

“思雅。”他轻轻喊她,“思雅……”

 

元月月没动,梦里面,她还顾着在填饱肚子。

 

这时候,秘书的德律风打过来。

 

温靳辰立刻按下通话键,再看了眼旁边的美人儿,她连眼皮都没动,他才察觉到那颗心不知不觉地提升了位子。

 

慢慢地将心归于原位,他才问:“怎么了?”

 

“老板,我刚听说,老板娘逃婚了……”秘书的声音里带有试探。

 

“哦。”温靳辰应声,“我带她逃的。”

 

“还真是老板你啊!”秘书急了,“老板,你知不知道,董事长都怒不可遏了!婚礼现场一团乱,老板娘将那儿搅得可以说是天崩地裂翻天覆地!”

 

温靳辰看了眼身边的小妻子,她逃婚,他都没有怒不可遏,他们怒什么?

 

更何况,是他事先没有考虑周到。

 

他比她大十岁,在结婚之前,都没有先问过她同不同意。

 

目下当今闹成这样,他也有些迷惘了。

 

她不想嫁,是出于对他的那些误解,还是……她已经有喜欢的人呢?

 

想到某种可能性,他的唇角只得牵出一抹苦笑。

 

“可是,老板?”秘书不解,“老板娘逃婚,这好理解。可你……当时为何也……”

 

德律风这边的人立刻就缄默沉静了。

 

温靳辰周身的气质也一晃就变得忧郁,还透着浓浓地恨意,眼里却也有没有可若何怎样地不甘。

 

“那个女人……出现了。”他指节揪紧了手机,泛着森森的白。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啦!

↓↓↓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