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评智库:戴瑞明论台湾如何能脱困
2017-08-21 17:25:48  来源:网友 台湾 主权 专文 政策 教廷

中评智库:戴瑞明论台湾如何能脱困

孙文学校顾问、台湾前驻教廷“大使”戴瑞明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8月号发表专文《漫谈“台湾主权”问题与两岸和解初探》,作者认为:“简言之,一方面台湾无法自外于中国,建立‘新而独立的“台湾国”’,成为国际上所谓‘正常化的“主权国家”’;另方面,在现行国际秩序中,受到‘大国“制订”政策,小国“适应”政策’的制约,‘中华民国’政府无法与拥有一百七十多个国家外交承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较短长,平起平坐取得‘对等’的国际地位。形势比人强,台湾必须认清国际现实加在在两岸关系上的限制,寻求务实的生存发展策略。”

中评智库:戴瑞明论台湾如何能脱困

两岸融合发展,才是一条有前途的康庄大道。

文章内容如下:

如何看台湾今年不能参加WHA大会


今年“世界卫生大会”(WHA)已于5月22日到31日在瑞士日内瓦举行。由于台湾执政的民进党政府不愿沿袭马英九政府在过去八年的两岸和解政策,接受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九二共识”,故未获大会邀请与会。尽管蔡英文在推特发文十多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台湾”与会,仍无法改变台湾不得其门而入的窘境。主张“台湾独立”的民间医疗团体及个人所组赴日内瓦的“宣达团”,举行了国际记者会,诉诸悲情,指控大陆当局“阻扰”、“打压”,并声称:“台湾要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成为正式‘会员国’”,以彰显台湾的“主权”与“国格”,并向国际组织发声。殊不知,“世卫”是由联合国“主权国家”所组成的国际组织,不是用游行示威闹场的民粹手段便可达到目的的。

去年,台方以“中华台北”名称,得以“观察员”身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是因为两岸“外交休兵”,相向而行,获得中共善意回应,从旁疏通。当时,甫上台的民进党政府承继国民党政府五月初所收到的邀请书,为防止民进党政府渲染“一中一台”,邀请书特别附加了联合国二七五八号决议案的“一中原则”,始得派“卫福部”长林奏延率团顺利与会。会前会后,蔡英文不仅没再说“台湾主权流失”、“台湾香港化”或者“台湾主权遭矮化”之类的话语,反以赞赏的口吻向林奏延说:“关关难过关关过”。其前后立场判若两人,可见“台湾主权”之争,只不过是政客操作选举的廉价“假议题”而已,于事无补。从李登辉“总统”1999年提出“两国论”后,虚耗了近三十年的宝贵时间,对台湾众多民众而言,实在太不公平了!

形势比人强,以小事大,必须用智慧。前“外交部长”钱复曾说过:“大陆政策位阶要高于任何对外政策”。诚非虚言!对此,个人亦曾有亲身经验。1997年,本人时任“中华民国”驻教廷“大使,”荷承教廷卫生部长之助,得识当时“世界卫生组织”的日籍总干事(日译干事长)中嶋宏博士(Hiroshi Nakajima M D, PH.D)。中嶋是位虔诚的天主教徒,热心助人,对“我国”持同情态度。我当面洽请他协助“中华民国”参与WHO的各项国际活动并亲自去函。中嶋总干事书面答覆我说,在他亲自与当时的联合国秘书长谘商后,因受1971年联合国二七五八号决议案及同年第二十五届世界卫生大会WHA25.1号决议案(一中原则)拘束,歉难邀请台方与会。中嶋总干事私下告诉我,他亦曾到北京探询中共卫生部长的态度,发现并非铁板一块,他认为台方应与对方直接沟通,并非绝无可能。中嶋并盼台方不要有人在大会期间到日内瓦闹场,因为那只会造成两岸敌对气氛。证之,马英九执政八年,台方年年与会,可见台湾走向国际的捷径是经由北京,而不是求助欧美及“友邦”与大陆对抗。

为了台澎金马两千三百万人民的长远福祉着想,稍有良知的政治人物都应该好好想一想,在中国大陆快速崛起、台湾逐渐被边缘化之时,我们的出路在哪里?是和是战?是分是合?我们应该冷静、理智地思考;台湾是个“主权国家”吗?“台湾独立”有可能吗?什么是当前我们的国际地位?如何解脱当前台湾的困境?

台湾是否“主权国家”


首先,要问台湾是个“主权国家”吗?依据“主权意即‘宪法独立’(Constitutional Independence)”而论,“中华民国”有“宪法”,就是个“主权国家”;台湾没有“宪法”,其他国家不会承认台湾是个“国家”。台湾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但台湾不等于“中华民国”,因为“中华民国”还拥有福建省的金门、马祖列岛,以及其他诸如南中国海的太平岛等领土主权。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固有疆土”的条文,台方对中国大陆的领土仍有主权“主张”。一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主张”,台澎金马等台方治理的大小岛屿为其“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形成两岸对“中国主权”有重迭主张(OVERLAPPING CLAIM)的现象。这是国际法上所谓分裂国家“涉内主权”的争端。吾人应知,台湾片面主张与大陆永久分裂为两个国家是一厢情愿、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中共坚决反对分裂,它有法理及实力以非和平方式加以阻止。

就“涉外主权”而论,现今世界上有二十个主权国家与“中华民国”政府维持外交关系,但对象不是台湾。与彼岸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交的,包括所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在内,有一百七十多个主权国家。两岸实力相差悬殊,台湾想从中国大陆分裂出来成为“主权国家”,障碍重重,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任务,除非有九十七个以上的国家承认“台湾”是个“主权国家”,美国也改变其近四十年“不支持‘台湾独立’的一个中国”政策。


为了强化台湾是个“主权国家”的论述,民进党政府一直致力于“去“中华民国”化”,在国内外想尽办法使用“台湾”替代“中华民国”或“中华台北”。如自称“台湾”,而称呼彼岸为“中国”,满以为长此以往必可彰显“一中一台”、台湾是个“主权国家”的幼稚想法。殊不知在国内或可混淆视听于一时,但在国际上则无异于“自我矮化”,接受中共与其他国家建交时要求承认“台湾是中国一部分或一省”的主张。同理,民进党政府在护照上及驻外使领馆名衔上规定使用“中华民国”(台湾)”,也不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有点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之嫌:其一是,因为各国海关检查护照是看内页的国际代码,大陆是CN,台湾则是TWN,以示区别,而不是看封面上的中英文国号;其二是,在“国名”之后加了括弧“台湾”,无异“自我矮化”,用堂堂正正的“中华民国”,还会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其他国家可以不在外交上承认“中华民国”,但仍有一百六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其中多数与“我国”无邦交),可以接受“中华民国”政府所发的护照,给予免签证的优遇。此外,也从来没听说过“中华民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这样的论述!

其实,所谓“主权”,对内是“权威”(Authority),对外是“权力”(Power)。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对内“权威”可以及于实际治理的台澎金马,也可对无法治理的大陆作出法理上的“主张”。对外则视两岸“实力”所生影响力而定。


英国前首相柴契尔夫人的副手侯艾爵士(Sir. Jeffrey Howe)把主权定义为“一个国家增加其世界影响力至最大极限的实际能力”,是很有道理的。

1973年,英国获准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EC)时,英国议会有人反对,但侯艾力主加入,其理由即为加入德、法、义、比、卢的共同体可增加英国本身的影响力。以卢森堡为例,人口不到六十万人,领土不到一千平方公里,但对外经贸谈判,却可依赖集体力量,增加谈判筹码。同理,若台湾与大陆共组“大中华共同市场”,或“两岸共同市场”,台湾二千三百万人加上大陆十三亿人的市场,其影响力有多大可以想见。台湾应知“合则两利”的道理,空谈“主权”是一种自欺欺人的作为。

“台湾独立”根本不可能


其次是,“台湾独立”有可能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1999年李登辉前“总统”曾提出“两国论”,2002年陈水扁前“总统”又提出“‘一边一国’论——中国是中国,台湾是台湾”的“分裂”主张,都招致中共与美国的联手强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很可惜,陈水扁说“台独”办不到就是办不到”的内心话,并没有唤醒那些主张分裂者的迷梦。

民进党及其主张分裂的追随者,以为拉拢美国及日本就可以抗拒中共“和平统一”的大目标。其实,美国政府自1979年以来,一再公开重申“一个中国、不支持台湾独立”的政策,亦不认为台湾是个“(主权)国家”,连日本最友台的最大反对党党魁日籍台裔的莲芳女士亦公开坦白说“台湾不是一个‘国家’”。

过去,美国在“总统”大选期间,先有强烈支持“中华民国”的雷根“总统”,后有不接受“一中原则”的特朗普总统,最后,就任“总统”后都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回到“一个中国”的架构。说得最清楚的莫过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女士,她在2007年12月22日曾公开反对陈水扁政府“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的公投”,并认为“这是一种‘改变现状’的挑衅行为”。当时,民进党政府并未向美国政府抗议“打压台湾”、“矮化台湾”,谅有不得不向现实低头的苦衷!

台湾国际地位:“比省大、比国小”


再其次,有人会问当前我们的国际地位为何?

1949年,中国不幸因内战而分裂、分治。当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北京成立;“中华民国”“政府”于12月7日自南京辗转播迁台北至今。冷战期间,美国反共抗俄,大力支持有同样信念的“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代表整个中国。及至1960年代,美国亟欲摆脱越战,寻求中共协助,导致国际情势丕变,美国影响力式微。1971年12月25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二七五八号决议案,决定中国“代表权”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中华民国”“政府”。很快三十多个国家就像骨牌一样倒下转而承认中共。一时间,“中华民国”形同“国际孤儿”!

之后,国际形势急转直下,连一向坚定支持“中华民国”的美国,也基于其本身的国家利益,转而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唯一合法政府”及“台湾为中国一部分”,进而将“中华民国”降为“台湾当局”,并由美国国会通过“台湾关系法”,实为美国人民与台湾人民之间的“民间关系法”。“中华民国”遭到美国“去国家化”的重重一击。卡特“总统”在美中建交的前一天,即1978年的最后一天,下达行政命令,规定各级联邦政府必须以“台湾当局”的称呼取代“中华民国”政府”;克林顿“总统”在任时,又公开声明不支持台湾参加必须以“主权国家”为会员国的国际组织,只愿意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活动”,更是雪上加霜,使得我们在国际社会几无立足之地。

“中华民国”在经过1970年代这两次重大外交打击之后,成为一个“国不成国”的台湾。有位友我的美国专栏作家,曾撰写了一篇描述台湾国际地位的专文,颇为传神。专文的题目是:台湾“比省大、比国小” (MORE THAN A PROVINCE,LESS THAN A STATE)”,这种尴尬的处境令人心酸!我们依赖美国安全保障太深太久,似有无法自拔的无奈,值得检讨深思!


尽管目前的“中华民国”具有百分之百符合传统国际法上构成“国家”的四大要素,领土、人民、政府及履行国际承诺的能力。即以二千三百万人口而论,亦较联合国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为多,且为世界前二十大经济体,理应享有一般“正常国家”地位,但因中国的分裂,系因内战而造成,大陆实力远远超过台湾,在“西瓜偎大边”的效应下,极大多数国家偏向大陆。兼之,一向支持我们最力的世界超强美国,亦不再在外交上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且一再重申“不支持‘台湾独立’”的立场,这使得我们在国际上身陷重重包围的孤立状态,无异间接迫使我们必须与中共直接对话,解决台海两岸的争端,谋求可为双方接受的国际活动空间。

促进两岸合作共融才是有前途的康庄大道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台湾如何从困境中解脱,寻找与大陆合作双赢的出路?

当前台湾所面临的国际处境十分严峻已如上述。简言之,一方面台湾无法自外于中国,建立“新而独立的‘台湾国’”,成为国际上所谓“正常化的‘主权国家’”;另方面,在现行国际秩序中,受到“大国‘制订’政策,小国‘适应’政策”的制约,“中华民国”政府无法与拥有一百七十多个国家外交承认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一较短长,平起平坐取得“对等”的国际地位。形势比人强,台湾必须认清国际现实加在在两岸关系上的限制,寻求务实的生存发展策略。

孙子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今天的中国大陆已是公认的世界强权之一。对内,追求两个一百年的目标,亦即“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的2021年,要使中国成为一个“小康社会”;第二个一百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一百年的2049年,要使中国成为一个富强、民主,而有文明的“现代化国家”。习近平称之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近年来,大陆向国际社会提出“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口号,推动连结欧、亚、非的“一带一路”创议,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从独善其身到兼善天下——追求中国传统理想的天下观——“天下为公,世界大同”。

针对台湾,大陆方面坚持追求国家统一的“终极目标”绝不会改变,现阶段对台政策则是配合其“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采取在一个中国架构下,“和平发展”两岸关系。

反观台湾内部,朝野争权夺利不息,民心涣散,缺乏共同奋斗的目标,令关心台湾前途的人忧心不已。

执政的民进党政府理应:


仿效南非前“总统”曼德拉(Nelson Mandela)在执政后放下对白人政权实施种族歧视的宿怨,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由中立的圣公会大主教杜图(DESMOND M. TUTU)主持,以爱心化解了仇恨。坐了二十六年半大牢的曼德拉卸任“总统”后在1998年10月和解委员会结束时,发表谈话呼吁南非人民“帮助我们告别过去,关注当下和未来”。住在台、澎、金、马的二千三百万中国人与台湾共生共荣,彼此无怨无仇,更应该团结一致,结合成一个“生命共同体”,为台湾的前途以及两岸关系的未来寻求切实可行的目标,共同奋斗。

学习新加坡以小事大的智慧。李光耀执政时说过,“大海中,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子,虾子吃泥巴。新加坡祇是大海中的一只小虾”非常务实。新加坡的大邻居印尼“总统”,居然讽刺新加坡祇是大海中的一个“小红点”,新加坡不以为忤,反而做了一些小红点贴纸贴在衣襟上。没人向印尼抗议,反驳印尼“矮化新加坡”或“小看新加坡”。小就小,小有小的生存之道。新加坡前任“外交部长”杨荣文在2001年的一次演讲中曾坦白地说:“新加坡的华人是‘文化上的中国人’都是‘炎黄子孙’,但不是‘政治上的中国人’我们(新加坡)与中国的文化联系,就会成为重要的优势。”连新加坡的华人都认为自己是“文化上的中国人”、“炎黄子孙”,并认为中国文化是新加坡的“资产”。台湾海峡两岸的同胞都是同根生的中国人,是“命运共同体”,台湾要想从大陆的母体永久分裂出去,绝不可能;否定自己是中国人——炎黄子孙也会很矛盾为难;要想切割与中国文化的脐带——“去中国化”,更是难上加难。降低两岸的敌对状态,促进两岸的合作共融,才是一条有前途的康庄大道。


思考回到九二“原点”,俾找到化解目前两岸僵局的密码:马英九执政八年以反对“台独”的“九二共识”搭起了两岸和平发展关系的桥梁。如今,台湾执政的民进党却只愿表述没有两岸同属一中的“九二事实”。其实“共识”也罢,“谅解”也罢,“事实”也罢,都祇是“名词之争”、“党派之争”,并无实质意义;重要的是应该回到源头,找到“原点”才能找到两岸和解与对话的元素。

1990年初期,李登辉前“总统”有雄心壮志,“建设大台湾,逐鹿新中原”,继承经国先生“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遗志。是以,九二的“原点”,其主要元素实为双方都追求国家统一的目标,双方交往信函中均有“在两岸共同努力谋求国家统一过程中”的文字;其次为双方都承认两岸人民都是“中国人”;再其次才是双方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但对于“一个中国的内涵,认知各有不同”。大陆方面认为“事务性”的商谈中,可以不涉及“一中涵义”。由此可知,“统一”、“中国人”、“一中原则”才是九二的“元素”,愈接近这些元素,两岸关系就愈密切;反之,则愈疏远、愈对立。

注释:
①“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中嶋宏博士1997年4月3日致驻教廷大使戴瑞明传真函件。


②"Soverignty and Independence: Britain's Place in the World", International Affairs,Vol.66(1990), pp. 675-95 by Sir. Jeffrey Howe.


③"Sense of Soverignty", by Noel Macolm's Autumn Address 1991, The Center for Policy Studies, U.K.


④“榕树下的沉思─杨荣文言论集”,香港明报出版社有限公司,2015年7月初出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