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2017-08-27 11:17:35  来源:网友 泰国 巨贾 是一种 泰国人 富庶

在泰国,大概颜值高才能当总理,比如↓↓↓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从左到右:阿披实、他信、英拉

什么?中间这位颜值不够?那故事来补。

(一)

他信在泰国是一种神奇的存在。

他出身泰北清迈的富庶之家,后来经商成为泰国首富,个人资产高达10亿美元。 《财富》杂志评选全球最富有的500人,他信是唯一的泰国人。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商场巨贾拍照都zhei个风格

商而优则仕。

从竞选时的承诺到上台后的执政,他信始终以亲民姿态,践行“民粹主义”:三年缓债、乡村基金、三十泰铢治百病等。他信把基本盘锁定收入中下的泰北农民,深得人心。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他信的支持者

这个群体庞大而有力,托起了70%的民意,也帮助他信成为第一位任满四年且连任成功的民选总理,此前22任总理都没人做到过。

声望渐起,必然招风。

2006年,他信出访美国纽约时,泰国军队发动政变推翻他信政权。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泰国报纸当时的报道

泰国军队是另一种神奇。他们不受政府控制,却在“民主泰国”的政坛屡屡走到舞台中央。在过去85年间,他们进行过大大小小近20次军事政变。

这一年,他信流亡至海外。但是,他并没有消失。

(二)

他信的家族势力和他培植起来的票仓,在泰国尤其是泰北扎根深远。

在这样的土地上,谁贴上一个他信的标签,都可以很快站到巨人的肩膀上。

先是他。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沙马,他信的朋友,2008年1月-9月担任泰国总理

再是他。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颂猜,他信的妹夫,2008年9月-12月担任泰国总理

后来是她。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英拉,他信的妹妹,2011年-2014年间担任泰国总理

在一个男人林立的世界里,冒出一个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一定是醒目的。几次亮相国际舞台,媒体上满是对她和奥巴马、和普京的调侃。

在泰国国内,这个动荡了几年的国家,也好像一夜间如沐春风,人们心底的希望重新被美女的柔情唤醒。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既然是继承了哥哥的基本盘走上政坛,“他信的妹妹”也可以解读为“另一个他信”。

她出台大米惠农政策,以高于市价约50%的价格,直接向农民收购大米。

民心是赢到了,但屯了一国库的米,怎么办呢?

本来想着借泰国第一大米出口国的地位,推高国际市场大米价格。但随着印度和其他东南亚国家都恢复出口,全球大米产量剧增,泰国高价米失去竞争力。2016年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该项目造成大约86亿美元的损失。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英拉和支持者

说起来,政策层面的错误研判,最多是执政能力不行,下台就是了。

但是,更多的调查显示,包括商务部长在内的英拉团队在这一过程中存在明显腐败行为。另一方面,英拉高价收米讨好农民的行为,也被看做是用国家财政来为选票买单。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英拉的反对者

压垮英拉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她试图启动变法,特赦他信。

这个没有成功的尝试,触碰了军方的底线。当年辛辛苦苦推翻他信,今天怎能容他妹妹翻案重来。

2014年5月,泰国宪法法院以滥用职权、违反宪法为由解除英拉的总理职务,随后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残存的看守政府。2015年2月,泰国总检察长办公室正式提起针对英拉的刑事诉讼。

两年漫长的审理中,英拉抹着眼泪和法庭外的红衫军遥相呼应。她说自己“会直面最后的审判”。

但是她食言了。

8月25日,英拉案的宣判日。红衫军来了,她所在的为泰党派人来了,律师团队来了。但是英拉没有来。

人们从Facebook上翻出英拉前一天的记录。她说,“这次自己不会像先前每次出庭一样与民众见面交流,请民众在家里等待结果就好。”

法院随后向英拉发出逮捕令,并将宣判日期推迟到9月27日。但是来自外媒的消息称,英拉已经离开了泰国,可能在新加坡、可能在迪拜,总之找哥哥去了。

(三)

地位显赫的“要犯”,日夜有军方监控。英拉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眼皮底下潜逃出国呢?

不如先来这样一个假设。如果英拉没有缺席,法庭该怎么判?

判她有罪,显然会激怒尚有余温的他信-英拉阵营,这部分草根力量广大而蓬勃,似乎风吹草动都能掀起红色麦浪。

判她无罪,军政府三年前的政变岂不是师出无名,还要得罪不少强硬派的反对者?

左右都不好,不如假装没有这个人吧……于是,英拉不见了……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谁开的方便之门,已经不重要。这样的结局,至少目前来看对谁都有利。

对英拉来说,暂且逃过牢狱之灾。昨天,在大米案中被指贪污的前商务部长巴颂和另一名官员分别被判处42年和36年徒刑。虽然对于英拉的指控是渎职而非贪污,但评论预测的十年刑期,也是她不能承受之重。脑补一下朴槿惠入狱后的样子……

对王室和军方来说,还有两个月就是已故国王普密蓬的葬礼和新国王哇集拉隆功的加冕仪式。盛事当前,稳定压倒一切。暂缓英拉案的宣判,也是暂时压住红衫军的火苗。

(四)

在过去十多年的泰国政治生态中,以中产阶级、权贵阶层、南方人为代表的精英阶层,同北部农民持续爆发政治冲突。演变到泰国街头,就是黄衫军和红衫军的对峙。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红衫军阵营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黄衫军阵营

过去这几年中,他信家族拥有庞大数量的红色草根支持,逢选必胜,家族里已经有三人轮流坐庄。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从左到右:颂猜、英拉和他信

而对黄衫军、尤其是反对派首领素贴来说,所谓民主选举,他们是怎么都选不过他信家族的。

所以在过去多次政局动荡中,他们努力激化矛盾,加剧社会冲突,迫使军方出手发动政变,将民主一次次终结于枪炮下。

于是,泰国政局这几年始终陷入选举——政变——军政府——再选举——再政变的怪异轮回。

曾经在他信执政的那段时间,因为泰国经济一路向好,很多人都以为“泰式民主”终于要成为一个褒义词了。但现在看来还是笑早了。他信势力一路坐大,功高盖主。

直到去年去世前,普密蓬国王在位85年,拥有崇高至天的声望,在老百姓心目中几乎是神。和其他“君主立宪制”国家的君主只是“摆设”不同,普密蓬虽然不轻易表达政治立场,但在每次政变中,却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立场。

逃得了英拉 逃不过泰式民主的尴尬 | 交叉点·读

已故泰国国王普密蓬

军队、国王、政府和反对派,各路人马都想在政坛上指手画脚。

当权力的欲望不断膨胀,制约机制却单薄无力。国王权力如何界定?军人能否干政?教育程度普遍不高的民众又是否理解民主的真正含义?

找到这些答案之前,恐怕“泰式民主”还是难逃进二退三的魔鬼步伐。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