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开始对合法移民下手了?
2017-08-23 09:35:25  来源:网友 移民 中国 亲属 数量 这一

改革计划以择优打分制阻止低技能移民,并削减占合法移民最大比例的亲属移民,对包括华裔在内的亚太裔影响深远。

特朗普开始对合法移民下手了?

(削减总体移民数量将影响潜在的中国移民,很多中国移民来到美国是通过亲属移民,这一途径将被关上。图/视觉中国)

《财经》记者江玮/文袁雪/编辑

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试图实现他的竞选承诺之一:限制移民数量。

今年8月,特朗普在白宫与两位参议员一起对外宣布了这份关于移民改革的立法草案,将其称为美国半个世纪以来最重要的移民系统改革。

这份立法计划如果最终得以通过,美国每年接收的合法移民数量将在未来十年从100万逐渐减至50万。它还将效仿加拿大和澳大利亚通过对移民申请者进行打分,以分数高低来决定向谁发放绿卡。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承诺要对移民采取更强硬的态度,认为不断增长的移民损害了美国工人的就业机会。他在当选后表示,“保护我们的工人也意味着改革我们的合法移民系统。当前过时的体系抑制了我们最贫穷工人的工资,给纳税人带来巨大的压力。”——这也是此次移民改革的背后逻辑。

以择优打分制淘汰低技能移民

这份名为《改革美国移民促进就业法案》(简称“RAISE法案”)的议案由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考顿和佐治亚州参议员大卫·珀杜提出。

考顿发言人卡洛琳·拉比特表示:“参议员考顿知道更加周全地考虑谁能进入我们国家将提高工人阶级的工资,这是绝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的。”

按照这份法案草案,在实施的第一年,美国移民人口可减少41%降至63.8万,并在实施的第十年将美国移民人口缩减一半至54万。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显示,去年大约有100万取得合法永久居留权的移民进入美国。这份法案的宗旨是通过限制低技能工人进入美国,从整体上减少移民数量。

RAISE法案还将结束多元化签证抽签系统,即每年以抽签形式提供给少数族裔的5万个移民名额。难民获得绿卡的数量也将被控制在每年5万人,去年有11万难民获得了永久居留权。

特朗普在白宫介绍RAISE法案时说:“这一立法展示了我们为正在挣扎的美国家庭着想的决心,他们理应得到一个将他们的需求放在首位、美国优先的移民体系。”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承诺要将美国的移民系统改造为择优体系,申请移民者想要成为美国公民,需要证明可以自给自足,而不用依靠福利。他对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择优移民模式表示赞赏。“从当前低技能移民体系转为采取择优移民系统,我们会受益更多。这将节约一大笔资金,提高工人工资,帮助贫困家庭——其中也包括移民家庭——进入中产阶级。”特朗普说。

白宫公布的数据显示,超过50%的移民家庭接受了社会福利,而美国本土家庭接受福利的比例为30%;在每年合法进入美国的100万移民中,大部分是低技能或缺乏技能的工人。在过去15年,因自身工作技能进入美国的移民占美国合法移民的比例还不到10%

新的移民法案将优先支持具有专业技能的申请者,采用积分制,教育、工资收入、年龄、英语能力、过往成就等因素将决定申请者的分数,这和加拿大、澳大利亚基于技能的积分制类似。

积分制按百分制计算,申请者必须要至少有30分才可以申请。那些在特定领域有杰出能力、受过高等教育以及研究人员获得的绿卡数量将增加。

在STEM(即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取得博士学位的人可以拿到13分,高中文凭只能得1分;诺贝尔奖得主可得25分,奥运冠军15分。在年龄方面,26岁-30岁的年轻申请者得到的分数最多,英语流利者最多可以加12分。

有美国记者按照打分系统对第一夫人梅拉尼娅进行了分数计算,发现她大约只能得到21分,这意味着按照改革方案她无法提出移民申请。1996年,梅拉尼娅持旅游签证来到美国,几个月后,她获得了H-1B(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梅拉尼娅在2001年获得了绿卡,当时她还没有与特朗普结婚。

考顿-珀杜法案带来的另一个显著变化在于,将减少家庭关系在移民申请过程中的考虑。数据显示,大约三分之二的移民得到绿卡是因为他们有家庭成员在美国。

现行美国移民体系允许移民的亲属申请美国绿卡,其中不仅包括移民的配偶和子女,也包括他们的父母和兄弟姐妹。RAISE法案将把优先权给予移民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不再向其他家庭成员发放绿卡,从而削减合法移民数量。被排除在直系亲属移民名单之外的移民父母将需要申请临时签证才能赴美,他们在美国不能工作和领取福利,医疗保险由子女承担。

削减占合法移民最大比例的亲属移民对包括华裔在内的亚太裔影响深远。华裔众议员赵美心在一份声明中强烈反对这种“排外提案”。她说:“把合法移民数量减半、建立官僚的积分制将严重影响亚太裔社区。虽然亚太裔人口只占了美国人口的6%,但却占据了430万等待亲属移民签证排期人口中的40%,他们通常要等上十多年才能与家人团聚。”

美国克拉斯科移民法律合伙人律师事务所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罗纳德·克拉斯科对《财经》记者表示,削减总体移民数量将影响潜在的中国移民,很多中国移民来到美国是通过亲属移民,这一途径将被关上。他同时指出:“对于潜在的EB-5投资者,这项法案将完全取消EB-5项目,代之以新的安排。投资者将需要投入至少135万美元在新的商业企业,他们必须积极参与管理。”

新法案将职业类移民签证类别改为基于技能的打分制,不再有EB-1到EB-5的具体类别之分。

美国投资移民协会(IIUSA)董事、金门国际首席执行官方景仪对《财经》记者表示,RAISE法案备受争议的内容之一在于将每年的移民人数减少50%,这与美国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的本质背道而驰。另一争议举措是淘汰家庭移民和职业类移民绿卡种类。

讨价还价的筹码?

共和党上一次试图控制合法移民数量的努力还是在20年前。1996年,共和党议员金里奇向总统克林顿施压,要求他在移民改革方案中加入减少合法移民数量的内容。

20年后的这一场移民改革也许不会来得这么快,这份雄心勃勃、想要全面改写美国移民体系的法案很难在国会得到通过。

在克拉斯科看来,共和党和民主党对这份法案的支持都有限,仅仅因为特朗普为其背书也不会增加它在国会通过的机会。克拉斯科曾经担任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主席,也曾就移民问题在美国国会众议院作证。

美国Politico和早间咨询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重大分歧。73%的共和党选民支持减少合法移民数量,57%的民主党人则反对这一计划。

减少非法移民数量是两党共识,但减少合法移民数量却是一个更具争议的话题,即使是在共和党内部。这份法案立刻遭到了国会民主党人的反对,温和派共和党人也有所保留。

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萨尔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份法案不过是排外主义者的谈话要点和对竞选言辞的照搬,无法使国家迈向真正的改革。

在共和党内部,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和南卡罗来纳州参议员林赛·格雷汉姆在移民问题上以鸽派立场著称,他们认为美国经济从总体上受益于廉价劳动力的进入。格雷汉姆说:“如果提案变成法律,对依赖移民劳动力的南卡罗来纳州经济来说会是破坏性的打击。”但以考顿为代表的鹰派认为,低技术移民减少了本土美国人的就业机会,降低了他们的收入水平。

美国国会已经有一长串立法事项等待讨论——医改、税改和基础设施建设,移民法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成为优先议题还是未知。即使进入投票环节,它的前景也并不乐观。

共和党在参议院拥有52个席位,难以达到通过法案所需的60票。它既无法确保得到所有共和党议员的支持,也难以从民主党那里获得支持。“这一法案在本届国会没有机会通过。”卡托研究所移民政策分析师艾利克斯·诺拉斯特预测。

有分析认为,考顿-珀杜法案更像是一个讨价还价的筹码,特朗普可以此换取民主党人在移民改革其他方面的让步。就像1996年的移民改革方案中原本包括了减少合法移民,但最终换取到的是加强移民执法。

“但考顿-珀杜法案也不是一个好的谈判筹码。”诺拉斯特对《财经》记者说,原因是几乎没有民主党人会支持削减绿卡,大约一半的共和党人也会加入同样的阵营;由于这份法案没有机会通过,它也不能在其他地方得到让步。

反对者更认为这违背了美国的美德和慷慨。美国国家移民法律中心执行主任玛莉莲娜·辛卡皮认为,美国长期以来欢迎多样性,注重家庭团聚,这些使美国在道义和经济上占有优势,但RAISE法案却是对这一悠久历史令人担忧的背离。

尽管通过的希望渺茫,但这一立法草案在支持更严格移民立场的人那里受到了欢迎。美国移民研究中心国际移民政策高级主任凯文·阿普比说:“这是对我们移民体系的重建,对将来有着重大的意义。”

民众中也存在着相当的支持声音。由Politico和早间咨询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44%的受访者支持通过RAISE法案,31%的人表示反对。48%的人支持在未来十年将合法移民数量减半,39%表示反对。45%的受访者支持结束依靠家庭关系获得绿卡的做法,持反对意见的比例为39%。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乔治·博尔哈斯也支持RAISE法案的经济意义,他被《商业周刊》、《华尔街日报》等媒体誉为美国顶尖移民经济学家。博尔哈斯在Politico撰文说,具备更高技能的移民对经济更加有利,高技术移民将缓解收入不平等现象。

但诺拉斯特指出,对这份法案最大的误解在于认为它可以增加技术移民,实际上却并不能。法案只是减少了非职业类移民,比如家庭移民和多元化签证的数量,但没有增加职业类移民的绿卡数量,只是通过削减其他种类的绿卡数量来增加职业类移民的绿卡比例。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如果移民减少50%,美国经济将在2040年萎缩2%,即使75%的移民至少拥有大学本科学位。“如果你的工人数量减少,经济增长也将放缓。”沃顿商学院的金伯利·博汉说。

由纽约前市长布隆博格发起的“新美国经济”联盟主席约翰·费恩布拉特声明说,削减移民数量将会阻碍增长,导致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减少。这一联盟由500名美国市长和商界领袖组成。

在方景仪看来,移民政策是一个错综复杂的议题,涉及多方利益,很难设计出一个让各方都满意的项目。

“任何移民改革法案都要妥协,没有人会对法案的每个方面都满意。”克拉斯科也说。

(本文首刊于2017年8月21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