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茨维尔后仍危机四伏 特朗普面前还有更大的坑
2017-08-22 06:42:59  来源:网友 危机 维尔 美国国会 投资者 艰难

夏洛茨维尔后仍危机四伏 特朗普面前还有更大的坑

过去一周,美国总统特朗普因对夏洛茨维尔流血暴力种族冲突的评论引发了系列危机,刷新了其当政7个月以来“最严重危机”纪录。白宫顾问团体、企业界领袖纷纷“跳船”,投资者恐慌,美元剧跌、金价大涨。但无论对这位总统还是投资者而言,现在都还不是放松的时候,因为在接下来的9月和10月可能才是特朗普和美国国会最艰难的时刻:这期间至少有三大亟待推进的艰难政策议题需要国会投票通过,其中提高债务上限是风险最大也是最迫切的一个。

今年3月,在最近一次债务上限暂停期结束后,美国财长姆努钦不得不动用了非常规手段躲过债务危机。现在,他预计这些特别手段只能延续到9月底。另外一些人,包括国会预算办公室和摩根斯坦利分析师也认为,债务上限问题最多能延迟到10月中旬。

债务上限是美国财政部一定时期可发行国债的上限,它限制联邦政府可以借多少钱。金融危机后,随着财政赤字大增,国会就是否提高债务上限分歧明显,导致政府在2011年濒临违约、在2013年末部分政府机构短暂“关门”。

摩根斯坦利分析师在最近一份报告中称,将提高债务上限视为国会劳动日(9月4日)结束夏季休会后面临的“三头政策怪物”——提高债务上限、通过预算方案、进行税收改革——中最危险、最亟需解决的一个。

CNN Money分析称,无论是议员还是特朗普本人,都不会因为延迟债务上限决定而受益,因此,通常都会预计这个事情无论如何都会解决,只是可能会出现在最后一刻。

然而,夏洛茨维尔暴力事件,尤其是特朗普拒绝谴责新纳粹等极端右翼人士后,大量企业CEO纷纷离开为白宫充当顾问的咨询团队。政治风险急剧攀升,让这个问题变得格外复杂。

在大选期间以及上任半年多里,企业界人士是提振民众对特朗普经济政纲信心的主要因素,也是特朗普刻意招揽的对象。

过去一周持续上演的这些危机将如何影响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还不可知,不过分析人士对此很不乐观。

美国金融服务大学(American College of Financial Services)主席罗伯特·约翰逊称,特朗普将全美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种族分裂上,他在推行经济政策议题上的领导力将进一步被削弱。

约翰逊认为两党不会就提高债务上限迅速达成协议,特朗普失败了的医改议程就是个案例。尽管在国会两院均占优势地位,但共和党人内部对是否提高债务上限以及如何提高存在很大分歧,最终可能需要民主党人的合作才可能避过即将到来的债务危机。

然而,社会和党派分歧持续,加上民主党人采取了全力“抵制”总统和国会的战略,要想在增加债务上限问题上达成妥协,将是难上加难。

摩根斯坦利分析师希特在报告中说,尽管联邦开放市场委员会(FOMC)曾暗示要在债务问题上确定优先偿还顺序,但他认为这不足以令人安心。“首先,我担心这样会让严重的问题变得不那么紧迫;其次,优先偿还政策可能会延迟对社会安全和医疗保险等某些项目的支付,从而导致人力和经济损失。第三,这种架构也许会发挥作用,但还从来没有在现实中得到检验。”

美国财经网站Zero Hedge分析说,从目前美债走势来看,美联储拥有“备选”计划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达不成债务上限协议这种“最坏的情形”,可能就是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形。

美债走势图显示,9月美国国债市场将有剧烈变化,美国技术违约风险正在上升。

夏洛茨维尔后仍危机四伏 特朗普面前还有更大的坑

CNN Money引用城市学会(Urban Insititue)经济政策活动主任马龙(Donald Marron)的话说,若提高债务上限的决定被延迟,那么“联邦雇员、合同商、项目受益人、企业以及州、地方政府,都会迅速面临现金短缺问题,在整个经济里产生连锁反应。”

该报道称,哪怕国会在最后一分钟提高了债务上限避免了违约,那么美国债券利率也将上涨,也就意味着联邦借贷成本将增加。

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和美联储发现,2011年和2013年的债务上限危机给该国家带来了数亿美元的损失,而如果把债务存续期间利率增加带来的成本计算进去,其长期的损失还要大得多。

如果特朗普政府无法在债务上限这一轮考验中过关,那么可以预计,接下来的预算法案和税改前景都将画上大大的问号。而投资者,用约翰逊的话说,则“要做好提心吊胆坐过山车的准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