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2017-08-20 19:55:25  来源:网友 美国 中国 技术转让 贸易 企业

当地时间8月18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声明,宣布根据贸易保护法第301条款启动对中国的调查,判断中国有关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的法律或政策是否对美国企业造成歧视。

此前的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行政备忘录,授权莱特希泽针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发起调查,调查的重点在中国企业是否“涉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作技术转让,以及美国企业是否被迫与中方合作伙伴分享先进技术”等议题。

什么是301条款?

从竞选期间叫到现在,特朗普终于扣动了中美贸易战的扳机。首先我们来直观认识下什么是301条款?301条款”,即美国《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俗称,由301条款延伸而来的301调查诞生于冷战时期,被视为贸易外交的工具。

这一条款规定,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确认某贸易伙伴的某项政策违反贸易协定,或被美国单方认定为不公平、不公正或不合理时,即可启动单边性、强制性的报复措施。报复手段包括中止贸易协定、关税等进口限制、取消免税待遇和强迫签订协议等。按照该条款,总统能单方面实施关税或其它贸易限制措施,用以保护本国产业免受其他国家“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损害。

“301条款”实质上是WTO成立之前的美国贸易执法工具。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以来,这一条款在美国已被渐渐弃用,美国发动单边制裁案例的数量和频率也显著减少。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301条款内容可分为“一般301条款”、“特别301条款”以及“超级301条款”。一般301条款即狭义301条款,提供了基本内容程序框架,指出在美国贸易代表认定不公平贸易情况下,可以采取以下报复措施:(1)终止原贸易协定的适用;(2)对该国商品施加关税或实施其他进口限制;(3)迫使该国订立有约束力的条约。而特别301条框是将其效力延伸至知识产权保护和知识产权市场准入的条款;超级301条款则主要针对贸易自由化重点国家。

美国贸易代表署(USTR)对中国进行301调查,其中301条款的基本程序包括(1)发起调查;(2)调查发起后的磋商;(3)贸易代表的裁定;(4)措施的实施;(5)对外国的监督;(6)措施的修正与终止;(7)信息的请求;(8)执行等程序。而针对知识产权领域的“特别301调查”,大致程序基本一致:贸易代表应在收到申诉45天内决定是否发起一项调查,并调查发起后6个月(复杂案件可9个月)内做出决定,贸易代表在决定后30天内采取强制报复行动。

美国对哪些国家使用过301条款?

国联证券研报中称,中国并不是唯一被美国“301调查”盯上的国家。

1989年美国针对日本的卫星、超级计算机和木材制品启动了“超级301条款”,将其列入重点观察名单。1994年,克林顿总统签署行政命令,再次启用“超级301条款”,对日本产品进入美国征收惩罚性关税,并将贸易制裁措施延长至1997年。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的《2017年特别301报告》把中国、印度等11个国家列入重点观察国家名单。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美国历史上曾对中国动用五次301条款。中美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争端由来已久,在1990年美国就将中国升级列为“重点观察国家名单”,并于分别在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三次使用“特别301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实施“特别301调查”(分别历时9、8、2个月),最终通过谈判分别达成了三个知识产权协议。除了知识产权调查外,1991年10月还对中国发起了市场准入的“301调查”,为期12个月,主要针对中国对美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设置不公平壁垒问题,在1992年谈判达成协议。2010年10月,美国针对中国清洁能源政策措施启动“301调查”,最终通过谈判达成合意。

通过对历史中301调查的结果整理来看,调查的结果几乎都是通过与美国磋商和谈判,最终达成协议或妥协,而美国总统最终执行报复性措施较少。而美国也多次利用301条款为自己在谈判博弈中占据优势。

这次为什么又选中了中国?

众多迹象表明保护知识产权可能只是美国此次进行贸易调查冠冕堂皇的说法。特朗普执政以来,反复强调中美之间贸易逆差。根据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16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贸易总逆差的比重高达47.26%,在所有美国贸易对象当中排名第一。

Wind资讯统计显示,从美国方面来看,美国对中国一直以进口大于出口为主,其最近一期美国对中国贸易出现的单月顺差还是在1986年4月份,即随后的30多年间,美国对中国贸易没有任何一个月再度出现过顺差。

此外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还在逐年增大。今年上半年美国与中国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2891.5亿美元,增长9.8%。其中,美国对中国出口592.4亿美元,增长15.6%;美国自中国进口2299.1亿美元,增长8.4%,占美国进口总额的20.3%。美方贸易逆差高达1706.7亿美元,增长6.1%。单月来看,6月份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再度创年内新高,达325.82亿美元,如下图: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如此大的贸易逆差在特朗普看来显然难以忍受,这与其在竞选时就提出的贸易保护纲领背道而驰。而再联系特朗普上任之后所实行的种种贸易保护政策,此次对中国的贸易调查更像是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以重振美国经济。具体原因可能有三点:

首先是目前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活跃,特朗普政府希望借此兑现“美国优先”的竞选承诺。自竞选之初特朗普便反复强调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认为美国在中美贸易中持续遭受贸易、就业、制造业损失,以此佐证对中国抬高贸易门槛的紧要性。

根据美国商务部单方面数据,2016年来自中国的贸易逆差占美国总贸易逆差的47%,中国因美方这一统计成为美国首要贸易逆差国。特朗普从竞选时就一直强调“美国优先”,尽管中美贸易谈判“百日计划”已有部分早期收获,但中美在一些事项上仍存分歧,特朗普有意运用自己握有主导权的具有威慑力的便捷经济外交工具,来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

第二,国内施政频频受阻,特朗普被迫在对外经贸问题上寻求“突破”,转移国内政治焦点。因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特朗普上任以来实施的退出《巴黎协定》、“禁穆令”等政策屡遭质疑,推行的医改、税改、年度预算等重要立法议程也一再延期。国内政策的屡屡受挫正在压缩白宫的施政空间,削弱白宫的掌控力。

特朗普仅执政半年,其36%的民意支持率已达20世纪以来美国总统同期支持率新低,他所遭遇的建制派精英集体抵制程度在美国历史上更是罕见。凡此种种,成为特朗普拿起美国20年弃置不用的“301条款”贸易保护撒手锏的重要背景,针对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特朗普又可以延续竞选时的战斗风格,继续调动选民基本盘的热情了。

第三,寻求谈判筹码和要价。美国国内的混乱僵局使得政府在寻求公平贸易方面底牌不多,而在谈判前频频释放烟雾弹是特朗普政府的惯用手法,这种要价行为几乎可以视作其特色对话机制的一部分。如美国政府为争取在对中谈判中要价更高,曾接连炒作“对台武器销售”、“WTO经济制裁”等。有分析认为,现阶段美国的期望要价是让中国解除企业对外投资的管理政策,这也是其不断加码、不断升级对中国贸易压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朗普通过“301”贸易调查剑指中国,可以最大化地向美国选民显示其努力开拓海外市场、为美国人争取就业机会的形象,因而不排除政治表演性因素,加之“301调查”时间跨度较长,最终结果充满变数。

不过,鉴于政治支持的流失程度与寻求贸易保护主义势力支持的内在冲动成正比,特朗普未来的贸易保护主义冲动可能增强,中美经贸关系可能会更多受此影响。

中国如何应对?

如果特朗普政府要根据“301条款”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美国专家预计制裁选项包括进一步收紧对华敏感军民两用产品出口管制、限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提供技术许可的自由、限制中国企业对美出口或者在美开展业务。

浙江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刘国柱的判断说,中美目前还没走到贸易战的程度,最多就是一个序曲。美国启动调查的目的就是向中国施压,在外贸上要求中国让步更多,但双方对话机制很多,可能在调查中达成妥协。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鲍恩建议,中美双方就产能过剩、投资关系、国有企业、知识产权保护等诸多议题展开谈判,争取达成一项新的贸易协定,不一定是双边协定,也可以通过多边渠道来解决关系两国的核心问题。鲍恩表示,谈判的议题越多越广,中美双方越容易妥协和达成一揽子协议。

对于美方的单边主义对华贸易策略,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刊发社论说:“利用此类强硬武器可能被中方视为极端挑衅行为,有引发全面贸易战的风险。”此外,出于对美方单边主义举措可能引发贸易战的担忧,国际金融协会日前呼吁,“两国应进一步发掘各自比较优势和贸易新机会”,而非通过贸易战来解决问题。但在何伟文看来,特朗普政府的目的就是为了和中国谈判,迫使中国做出让步。

中国近些年来不断加强知识产权行政和司法保护力度,积极开展知识产权国际合作和交流,取得的进步和成效有目共睹。中方也呼吁美贸易代表要尊重客观事实,慎重行事。

单方面的贸易制裁,最终受影响的是双方的消费者和企业。更重要的是,中美关系并不只是贸易这一个议题。在全球化时代,中美经济相互依赖,正如中方表态所强调,“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的选择”。

对于美国发动单边主义贸易保护应保持警醒,做好应对准备:一方面,“301条款”的实施受WTO的制约,一旦美国突破WTO法律底线,中国将诉诸WTO争端解决机制,对此,中国应作好各方面的预案和调查,保留反制权利积极应对。另一方面,在保护知识产权的大方向上中美两国不存在根本分歧,对中国展开“301条款”调查,既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也无助于寻找更为有效的解决之道。

但也要看到,此次贸易调查的重点,被指是针对中国涉嫌违反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做技术转让的指控。美方的行动从短期来看,可能使少部分美国人受益。再联系美国目前的种种贸易保护政策,此次对中国的贸易调查更像是借知识产权保护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以重振美国经济。

影响有多大?

美国《华尔街日报》和英国《金融时报》均指出,由于调查时长和地缘政治因素等,中美贸易战开打机会不大。“301条款的最后威胁从未启用,这次也不会。贸易战会使中美两国两败俱伤”,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系教授金德芳说。

国联证券分析认为,此次启动“301条款”更多是美国国内改革进展不顺背景下的“缓兵之计”。特朗普竞选时的主要承诺中,税改动作缓慢,基建毫无进展,医改陷入死局。尤其是针对贸易的“边境调节税”更是遥遥无期。

我们认为,展开大规模贸易战的概率较低,中方还可以寻求WTO的争端解决。但中美双方局部性的贸易摩擦恐难以避免,双边贸易谈判显得更为重要。对于钢铁、纺织、机电等传统产品,美国可能仍采取以反倾销、反补贴为主导的贸易保护措施。而其他受知识产权影响行业包括信息通信、医疗用具、半导体、生物技术、新能源汽车、飞机和高科技设备等,可能会改道“306条款”。

中金公司认为,中美就个别领域发生贸易摩擦的可能性增加,但出现大规模贸易战的可能性小。

从程序上看,特朗普政府不会立即对中国进行制裁,而是会先发起贸易调查,调查过程可能持续数月。根据美国法律,美国总统在贸易政策上有较大自主权,无需国会批准即可对他国进行贸易调查并采取制裁措施。缩减中美贸易赤字是特朗普总统竞选承诺之一,在医改受挫、税改和基建尚无眉目且难度更大的背景下,特朗普可能将重心转向贸易政策。

贸易摩擦可能最先发生在钢铁贸易和知识产权领域。中美在这两个领域的争端由来已久。今年2月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不锈钢板和钢带征收75%左右的反倾销税,去年5月对来自中国的耐腐蚀扁钢征收最高达450%的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特朗普在竞选时就曾多次指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不足。

即使贸易摩擦升级,不会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
参考日本80年代后期经验,如果中美发生持续的贸易摩擦,可能拖累中国对美出口增速5个百分点。上世纪70~80年代,日美之间不断发生贸易摩擦,但日本占美国进口比重上升到1986年的22.1%顶峰后才开始下滑。1986~1990年日本占美国进口份额年均下降1个百分点。目前中国占美国进口比重接近日本历史峰值水平,2016年占比21.1%。

参考日本经验,如果中美之间贸易摩擦升级,可能导致中国占美国进口比重每年下降1个百分点。按照2016年中国占美国进口份额21%计算,1个百分点的份额下降意味着美国从中国进口(或中国对美国出口)减少5个百分点。

中国对美出口下滑5个百分点对中国GDP约造成0.1个百分点的直接影响。2016年中国对美国出口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8.2%,相当于中国GDP的3.4%。如果美国从中国进口降低5个百分点,将减少中国出口0.9个百分点,相当于中国GDP的0.17个百分点。再考虑中国出口总额中国内增加值占比约为70%,中国对美国出口下降5个百分点会对中国GDP造成0.12个百分点左右的拖累。

考虑国际贸易的替代性,中美贸易摩擦对两国对外贸易总量的影响可能低于对双边贸易的影响。如果美国率先采取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也有可能采取反制措施,中美双边贸易将受到冲击。由于不同国家或地区的进出口产品具有一定的替代性,中国会增加对其他地区贸易往来。考虑进出口企业更换贸易伙伴需要时间,贸易摩擦在短期内给贸易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大。从中长期看,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贸易总额的影响将低于双边贸易受到的冲击,对经济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将逐步减弱。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遭遇贸易纠纷的商品类别占中国对美国出口总额比重不高。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主要商品类别包括:电话机以及其他电机电器产品、计算机以及其他机械产品、纺织产品、家具寝具等。美国对中国发起的贸易调查主要集中在钢铁、化工、轻工等领域。其中,钢铁和化工产品分别占中国对美国出口的 2.5%和 3.1%(并且只有部分品种发生贸易摩擦)。但过去几年,一些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产品(如光伏、轮胎等产品)遭遇的贸易摩擦也有所增加,需要继续关注。

中美发生大规模贸易战可能性小

中国在贸易谈判中有较大回旋余地。历史上日本进口占全球份额始终没有超过德国。而中国目前已是全球第二大进口国,2016年进口占全球 9.9%(美国 13.6%),因此在贸易谈判中拥有更大的主动权。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对象国,仅次于加拿大和墨西哥(NAFTA成员国)。而中国占 NAFTA以外地区出口份额已经超过了美国(2016年中国 10.9%,美国 9.6%)。在全球贸易谈判中,中国有足够大的回旋余地。

中国从美国进口农产品是中美贸易谈判的关注点。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主要商品类别包括:大豆、飞机、乘用车、集成电路、化工产品、光学设备等。农产品将会成为双方贸易谈判的重要方面:一方面,中国是美国大豆的最大买家,美国大豆出口超过60%销往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对美国农产品还有很大的购买潜力,中国占美国其他农产品出口份额不到 10%。

预计中美在个别领域发生贸易摩擦的可能性上升,但发生大规模贸易战的可能性小。中美经济紧密相关,中美爆发大规模贸易战会伤及美国自身利益,美国出口企业和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都会受损。不排除近期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发起贸易调查,提高部分商品关税或非关税壁垒的可能。即便如此,对中国经济总的影响不会太大。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特朗普后院着火,美国对中国动手了!

:finance_ifeng)

联系邮箱:finance_ifeng@163.com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删贴文档 | 意见反馈 | 网站地图 |

如果柒零头条网的个别行为侵犯了任何一方的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2731080070@qq.com;我们在核实后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并致以诚挚歉意。
©2009-2016 柒零头条网版权所有 信息产业部备案:粤ICP备16044348号-1